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8

圣战

标准

本以为用文字可以抒发,淡化我的悲伤

谁知道

悲伤的份量,连文字也超载

晴天以前,雷雨之后

我想

无论我如何装修整理我的心田

每见到你一次

暴风雨就来临一次

刚完成的城墙就这样被拆掉

暴风雨来临一次,摧毁一次,我就重建心的城墙一次

重建心的城墙一次,暴风雨就来临一次,再摧毁一次

就像

被你伤了一次,我就自我安慰一次

自我安慰一次,我就被你伤了一次

我也不知道,我有多久的耐力,可以抵挡一次又一次的摧毁,伤害

但是我知道,事实无法再逃避

谁能告诉我

我该怎样做?能怎样做?

才能面对,忘记

第一个挖空我真心的人

却又是第一个践踏我真心的人

 

能的话,其实我不想忘记你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

我只能,强迫自己

忘记你

请赐予我勇气

彻底 心碎

标准

你知道,太阳的温暖,需要划过无边无际,需要多少决心,才送到大家手中吗?

你知道,那光线,也需要奔跑了七分钟,才照到地球的每一寸吗?

那是不是说,每个人的无悔付出,真心对待,到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被认可呢?

可为什么,你就是,无法感受到呢?

还是,你本来就畏避阳光,喜好阴暗,习惯独来独往?

可为什么,你竟然告诉我,即使再怎么对你好,你也未必感受到,感受到,也未必会对回我好。顶多,我有难,你会伸出援手而已。

顶多?

而已?

 

 

 

 

 

你并不知道,我的眼泪,再次流下了。

 

离开 心情 2

标准

未必明天,就有以后

我和你的时间,已经停止在一瞬间

没有续章,就这样,停笔

我只能像个冰塑,凝固,在原点

无法自由移动,也无法避免,那回忆,不断重复播映

也许,像她所说的

要忘记你,真的不容易

我能做的,只有平复自己,放过自己,解脱自己

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受伤”的温度

热腾腾的

鲜红的

撕裂的

嘴巴张开却无法呐喊的

眼泪不由自主流的

闷的

失眠的

很,痛的

 

今天,是努力忘记你的第二天

 

要努力

 

晴天以前 雷雨之后

标准

十级风暴终于吹过

原地,只剩下我,独守,那风卷残云之后的天空

望那天边

那只剩残垣断壁的心田

我不再恐慌,不再迷茫,不再希望着,希望

只希望

我能用时间

用不眷恋

用果决

把心田装修,翻田,重整

仿佛暴风雨,仿佛你

就不曾来过

雷雨之后,晴天以前

我要学会忘记雨季的阴天

学会期待拥有彩虹的明天

标准

你知道吗?

你还欠我一千个对不起

你还欠我一份生日礼物

你还欠我一次真诚关心

而那天

谈话间

我明白,才看清,我们,不,是你对我最真的感情

是没有感情

才明白

我也欠你一个东西

 

我欠你

 

不留恋你,不再缠着你

 

然后,离开你

羽翼

标准

苍白的羽翼

掉落

漂在空气

然后落地

风吹起

又飘起

飘向无目的

没有目的

没有思绪

没有感情

没有自己        羽翼    继续飘来飘去

寂寞                亦空虚

真情

标准

若能完美        谁要残缺

若能永远        谁想离别

可偏偏

努力,真情,斗不了缘

往那天边,仿佛你,好遥远

似那蝶,永在身边,却无法握在胸前

只能任它飞

任我

心碎

庆幸 珍惜

标准

Grace, Ho-Lee Wan Yuan, Khoo Teng Yi, Cheah Shu-Li, Liew Li Lin, Tey Khang Yee, Lee Pei She, Law Ley Kuan, Shermaine Lee, Lee Dick Weng

你们知道吗?

我真得很庆幸认识你们

有你们这些

乱七八糟

可是都愿意付以真心和我做朋友的你们

我真得觉得,很幸福

 

我们有多久没联络了?

自从命运把我们分隔以后,我们便很少联络了

 

你知道吗?

夜里,我真得很想念你们

 

若依然有缘

我们,改天再聊吧

定义

标准

享受童年?罢了

有些东西,当你意识到时,早就失去了

我当然有办法在你们面前,于草原上,和大家,追足

但你永远无法挡住

当我看见,他,她,他,她,的本性时

即使是那么一霎那

那刻

我心中的震撼

而事后

留下的悲伤,我不想忘记

因为我想把真心,留给值得拥有的人

我不想广交朋友

毕竟朋友二字,在我心中,至少现在,依然是神圣的

 

毕竟朋友二字,不是贬义词

毕竟朋友,不能乱交

那些虚伪的人

我连叫他们朋友

都觉得侮辱自己

侮辱了朋友二字

标准

愿为蝶

在花丛间

来回

展翅

一端

去另一端

这花

去那花

没有留恋

只会    游戏    人间

不受拘束

全凭感觉

那红花

那黄花

那鲜艳

那芳香

在它眼中

不过是过眼云烟

愿为蝶

不曾受感情牵累

不再受

感情牵累

趁早

标准

时间,流失得真快啊。

举手投足间,谈话间,思念时,或发呆时

时间,就这样一秒一分钟地过了

毕竟,这一分钟,与上一分钟,隔得太远了

一些念头

或一些朋友

一些回忆

或一个机遇

也许,就在你不知不觉间,在你手指缝隙间,溜走

被时间洪流,冲走

一去,不回头

请花大家十分钟的时间,沉淀自己,放松自己

再花大家十分钟的时间,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明天,我将死去

还有什么事,是我还没做的呢?

或许,有些话,你还没说

或许,有些念头,你还没做

或许,有份礼物,你依然没勇气给

算了

别再拖了

这里没举行什么托地大赛

赶快去做吧,别留下什么遗憾

管他告白后,是成功是失败

管他话说后,是领情还是遭白眼

管他理念实行后,是万人敬仰还是石沉大海

反正

有想法,去马上去做

因为

人生真的太短,太少;精彩,美好的事太多

真的没剩多少空间

让大家徒留悲伤

空留遗憾

 

人 之间

标准

是什么东西让大家有了界限,把一切分成“你”“我”?

而不再是单纯的“我们”?

是什么东西让大家总是潜意识的希望着,有人守候着自己,无时无刻照顾自己

却不让自己成为守候他人的那位?

看得清楚

人与人之间那股

忽隐忽现,却确实存在的那股冷漠

明明有些东西,一个帮忙,一声呼唤,一句安慰,一时陪伴,或一次提醒

都能或多或少地解决他人的困难、心烦

可是,为什么,大家就是习惯

袖手旁观

心,真真切切地淌了血,大家,却只愿给与冷眼

明明

他人的烦恼

总容易成为传遍你我之间的话题

有感慨

有责骂

有大笑

有心疼

有讨论

有意见

却没人,愿意帮忙

我看见,笑容间,那冰霜

        冷眼

        无情

        自私

无论认识与否

无论交情深浅

有困难的他们,我们都不应该伸出援手吗?

那温暖

那单纯

那善良

那纯真

或许

早就冷冻于那冰霜

无法

重见天日

 

 

*能否,拜托,一个帮忙,一次关怀,真的不会让你们少块肉的

决定

标准

原来,是这样的啊。

我的悲哀,你不曾感受。

我的疼痛,你不曾理会。

我的付出,你不曾感动。

甚至,我的愤怒,你不知晓,或者,知道了,却无动于衷。

对你而言,我的存在,不过是缕空气。

不见,不散。

不被看见。

却从未散开过。

就只是那样,确实的存在,却没有被发现。

或许,我早就知道我自己的份量。

只是还不愿承认。

不过,如你所愿,我累了。

你,赢了。

我,要走了。

或者,就连我的离去,你也会后知后觉吧。

或者,

不知不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