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9

钱币,二分之一

标准

面对难题,出现犹豫

后退或前进,利害无法估计

左?右?

前?后?

攻?守?

思考时间的长短不代表假设的准确率

选择,是硬币,有的,只是二分之一的几率

没有所谓的肯定

只要实践,就拥有出现奇迹的权利

失败,就回头,往另一条路走

我们没损失些什么

一开始,我们不也什么都没有吗?

失败,不过让我们归零,回头,走向更好的天空

选择,不过二分之一的几率

选择权,在你手里

不再后悔,不会后悔,不曾后悔,就好

Advertisements

简单,复杂

标准

黑白纹,斑马线

同一色别,却不同概念

像一条线

终点在前

却被硬扯成徊圈

无线扩张,终点成了永远

简单的直线

被复杂扭曲化

成了杂乱的重叠

黑白纹,斑马线

不过黑白交接

为何成了祛疑概念?

大概

摆脱不了欲念

她,的心情

标准

面对你的温柔

怎么到不了我的心中

我们之间究竟缺了什么感觉

怎么身边的你却像隔了很远

或许,这就是终点的滋味

原来,最终,玫瑰花,也会凋谢

原来,我们是朵盛开的玫瑰花

再美,也只能永别

再美,也无法,永远

最熟悉的陌生人

标准

由于时间的提炼

我们之间,多了些熟悉的感觉

于是,我们

处于同学之上朋友之下的尴尬处境

有些话题,并不适宜彼此的关系

有些言语,却又显得过于客气

于是,我们

都选择了沉默不语

我们,就貌似那首歌曲

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