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09

领悟

标准

昨天,夜晚,星光闪闪,月亮以半弯的姿态高挂在天空之上

我在享用完晚餐以后,心血来潮地想要出去走走

一个人的那种出去走走

接着我便骑着我的单车,风尘仆仆地就往外骑了

仿佛远方有什么在指引着我,仿佛就在远方不远处有些什么在呼唤着我

我绕到一个公园,随着公园的跑道,不断的绕圈

那里的氛围很安静,虽然不至于夸张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就能够马上听见的程度

但那祥和的频率,也让我的心情不知觉地慢慢平静

脑子里没有恼人的思绪,更没有忧伤的哀愁,意外地静如止水

这对一个已经连续失眠好几夜总在床上辗转难眠的我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而天气也在我不知不觉中慢慢起了大风

树没有翩翩起舞,它在街灯地映照下,影子孱弱地发抖,一如这发凉的夜

我看着天空,幻想着其实夜晚就是丝织的茧

人类躲避在内,避开不想要面对的一切

只是这脆弱的自我催眠脆弱得抵挡不了阳光的一丝光线

当晨曦初起,众生还是得面对一切的苦难,不是吗?

该来的总会来,不如勇敢面对一切更爽快?

我看着树不停的抖擞,而树叶就像千疮百孔的心灵碎片,片片掉落

我拾起一片,凝望着在它身上曾经走过的岁月留下的残缺不全

心想毕竟人生已经太多愁苦了,真的没有多余的能力去记得那么多不快乐的回忆

抬头,看着树上的鲜绿的嫩芽和发青茁壮的树枝,我才明白了这个道理

不必要的,就不必要追究了,就不必要在探索理由了

真的,不必要的愁绪和回忆,就应该学学树般

定期地清理枯萎的叶,让它们全数掉落

否则树本身怎样长得健康茂盛?

就在我后知后觉中,雷声大作

但它中断不了我思考的兴致

一闪一闪,眼前的夜被照得时白时黑,就像灯丝烧坏的电灯泡

轰隆声响,是否提醒着我是时候回家?

眼前的公园,寂静得只剩我一个能够自由移动的生物

其余的,沉默不语不发一言的植物

突然才想起,这不是我最害怕的状况吗?

一个人仿佛被遗忘似地独自都徘徊在一个空旷的场景

一个人没有分量似地不被任何人记得

仿佛一缕空气,不见,不散

不被任何人看见地,在人潮中随波逐流

却也从来没被人群得停停留留冲散,

紧紧抓住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被发现的奢望生存

我就在“很脆弱”和“假坚强”的矛盾中生存

然而现在的我才发现

孤单是一种时态

寂寞却是一种心态

寂寞的时候只要随机找一个活动做做

或散步,或走走,或烹煮,或看书

随着时间的流逝,寂寞就会从心态,慢慢转换成时态——孤单

起码在孤单时我并不寂寞,因为我学会了如何和自己相处

其实,一切并没有我想象中难

一个人,真的不是意味着世界末日

我不可能要求谁一直把我谨记在心中

而任何人即使是我最亲的家人也没有义务这么做

这才发现,原来是以前的我,要求太多

用一个遗憾换来一个明白

心情除了遗憾,更多的是感谢

如果不是我们曾经相遇,拥有这一个机遇

我想现在的我依然无法明白这一个道理呢

夜里的风仿佛吹进了我的心里

吹起了陈叠在心底的回忆

我不再伤心,因为明白过去已经过去

怎么走也回不去

不必强留每一位曾经进入我内心的人们

因为人生就像航海的旅程

我们乘搭着名为“朋友”的船只

停泊,靠岸,再转搭另一艘船只

寻寻觅觅,直到找到我们专属的港湾

缘分注定我们的相遇

友情教导我们把对方珍惜

也许我们不能携手走同一个方向

但在心里我总能为大加祈祷,加油打气

 

人生的路途里

你们,总在我心上

 

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