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0

怒神

标准

最近的心情很心烦意乱,透过愤怒的双眼观望着世界,一切都变得那么碍眼

一天之间与两位朋友吵架,唇枪舌剑的战场上,我身经百战而百战不殆

怎么可能输呢?又怎么能输呢?毕竟错的人不是我,所以道理站在我这里

不过算了,我想他们已经算是蛮倒霉的了

多年来荒废的技艺,多亏他们让我得以重新温习,才发现,宝刀未朽啊

只是,再怎么了得,终究只是伤人的利刃,割在心头上是会鲜血淋漓的

不能常用,只能不得不用时才使用

所以我很抱歉,在还有更好解决方案的状况下我使用了你们招架不住的技艺

心一直悬在半空中,无法成为轻盈的蝶,却也不是沉重的岩石压在心头

只是影子的重量在逐渐增加,让我的脚步越来越缓慢,接近停滞般的缓慢

为什么会如此呢?我也不知晓

只是早已拟定好的读书时间表,我至今都无法提起劲努力执行

脑袋空空的,时光虚度了,眼神空洞着,思绪飞走了

怎么了?说不出的无力,道不出的虚无,只能拖延至无止尽

恐惧

标准

停滞的时间,突然继续往前。

停滞的感官,突然有了感觉。

是应该庆幸?还是更该诀别?

无可否认的,在一起的时间让我得到快乐

但快乐后剩下的虚无,却不是我能承担的

停滞的时间把伤口腐烂的速度停止

停滞的感官把伤口腐烂的地方愈合

身体机能,连带着心智,都被停滞

而愈合的速度很慢,但起码,有效,不是吗?

比起当初失魂落魄,行尸走肉的模样

没有感情的微笑,不是比狼狈更显得正常吗?

现在的快乐只是裹了糖霜的毒药

而脸上灿烂的笑容,也只是假相

逐渐平静的心境逐渐出现了波澜

而波澜慢慢汹涌,直到变成澎湃

而我,就瞬间被淹没在失去理智的情感之上

我们养成了依赖,而后来,依赖养活了我们

不被依赖所束缚的人,才会有资格被称为神

我只是落入世俗的凡人,不是清明无暇的神

于是我无力,抵挡不了那习所惯带来的依赖

在固定的时间,愕然的缺席

在习惯的语气,出现了冷淡

这些,都会让我陷入彻底的疯狂

疯狂之后所造成的摧残

都是我内心最深处每一道淌着血液的伤

伤疤还清晰着,你却卷土重来了

失衡的付出

失控的寂寞

失去的滋味

你尝试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