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2

菜市场,流转的那些心思

标准

大家近日有没有陪伴着父母到菜市场呢?

有没有幻想过父母们在菜市场购买食品时的心情呢?

天微亮,菜市场已在远方传来此起彼落的喧哗

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和一些陪伴着公婆们的媳妇

买菜容易吗?是不是以为只要拥有经验辨别才是否新鲜就足够了呢?

不,这只是基本要求而已

如果你在一片喧闹中静心聆听,你不难听见那些老人家的喃喃自语

我的女儿喜欢这道菜啊,我的孙子不太爱吃这道菜啊,他们上个星期刚吃了这道菜啊

充满皱纹的手不断在检视着菜是否新鲜,心中却一直在回忆着家人的口味

有时候,纵然他们发现有些蔬果突然涨价,他们也有忍痛的购买一些

然后笑嘻嘻对着菜商说:

有什么办法,他们爱吃啊

然后带着那些千挑万选的蔬果,开心回家

甚至有时候,你会看见一些老人家明明已经行动不便

却依然坚持要在媳妇的陪伴之下亲自到菜市场

只因为只有透过自己的双手挑选出来的蔬果

才最新鲜,最适合烹煮成佳肴进家人的胃

家人占据了这些老人家思绪的每一处缝隙

即使算术的能力已经不那么灵光,依旧坚持慢慢地计算着价钱

只为了为家人省下那笔金钱,留给后辈

然而,不是每一位老人家都能够拥有如此甜蜜得牵挂

有些老人家周而复始,年复一年地购买同样的蔬菜

在自家总是烹煮同样的菜肴

为的,不过了当自己的家人远从他方探望自己的时候

总能够让他们尝一尝他们最爱的佳肴

这是多么心酸的牵挂啊!

长久以来的坚持,原来不过在盼望着

儿女回家团聚的日子!

那空旷的房子总飘着的香气

原来总是充斥着小时候一家人开开心心一起吃饭的回忆!

我在菜市场看着这些老人家

心中不禁用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是敬佩,是心酸,更是感慨

希望多年以后的我,还能记住此时当下的心情

还能像现在一样,陪伴着自己的父母亲到菜市场,购买全家人都爱吃的佳肴

你们,明白了在菜市场流转的心思了吗?

Advertisements

领悟

标准

有些事,你躲避了一辈子,但是,当那件事,那个人再次出现在你眼前

什么坚强,什么笑容,什么释怀,原来都只是伪装,伪装成不再在意的摸样

之前的日子,那不经意的举动,停留在喉间的问候,竟为我带来一连串的苦痛

纵然为了那个实实在在伤害了我的举动寻找千百种借口

然而心中再明白不过,对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举动,全然是因为,我早就被他停留在过去之中

连回忆,也没有属于我的位置

连关心,也成了多余的句子

或许吧,不是付出了真心就能换来一生的感情

很多时候,若缘分不允,再怎么坚持也只是徒然

只是这份徒然,着实太叫人心酸

但是,十分庆幸我拨打了那通电话

让自己发现,曾经有着莫大意义的数字

原来对你而言不过就只是单纯的数字而已

终于都明白了两个人之间的差距

心中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欺欺人终于坚持不了下去

一直以来的挂念终于崩堤,眼睛却再也流不下泪水

而在那瞬间,我明白了,有些坚持,终于再也无力坚持下去

当一切崩溃归零,,才能拥有重新开始的能力

不再期待你和我有什么交际

不再期待自己能够坚守和你有关的任何回忆

不再期待我们能够回到从前的第一次相遇

只因,我已经失去了

欺骗自己的借口和能力

课业压力

标准

这个学期的课业压力异常地大,几乎想把我十九岁的脊椎压成驼背

这个学期我拿了两科和数学有关的科目

而在上课的期间我发现我解题的速度远远不如从前

除此之外,我甚至还拿了我从不感到兴趣的经济学

对于经济学,我根本就是门外汉

仅仅是理解买卖之间的关系,就足以让自己晕头转向

过了这个学期,在步入心理学课程前

必须考一张英文试卷

及格了,就相安无事;失败了,就必须付上白花花的千六上英文课

这就是所谓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吧

拿自己和中六生比较,我其实压根儿没有任何立场拥有一丝怨言

他们岂不是比我还压力,课业还繁重?

向他们看齐吧,我不允许自己停留在原点,裹足不前

一定要让自己的生活比他们还充实

自己的能力比他们毫不逊色

加油

 

性格 【极短篇】

标准

他爱她,她爱他

原该是平行线的两个人,在缘分的牵引之下,邂逅了对方

他追求她,她接受他

跨过了暧昧的界限,他们承诺要一起走到永远

他照顾她,她依赖他

原本以为所谓爱就是不断地退让

他容忍她,她霸占他

她以为所所谓爱就是愿意容忍对方的无理取闹

而事情的结果,大家都明瞭

就像传统老掉牙的爱情泡沫剧

两个人最后因为一个人的霸占和另一个人的退让

分离,只能是彼此唯一的结局

 爱是霸占,也是退让

可以毫无理由地霸占你生活的每一处

也能卑微地让自己不断退让为爱委屈求全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爱的表现

都应该明白,爱其实很简单

其实就是彼此带着尖锐的刺

拥抱彼此,让岁月的洗礼和了解彼此

去消磨身上的菱角

直到合二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