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2

或许,我需要的不过是一阵沦陷 

标准

其实我的人生就是一连串的失败组合而成

比起别人我没有优越的成绩,没有过人的体育的神经

没有令人称羡的外貌,没有领导者具有的大将之风

使自己的要求太高,还是自己是真的朽木不可雕?

或许打从一开始我让自己现在这种负面思考的循环之中

所以根本不曾付出努力充实自己?

也许自己总是原地踏步裹足不前,所以成功才会离自己越来越远

捶胸顿足地责备自己,却又没有办法鼓起勇气往理想迈进一步

这种自我捆缚的思想,我想,就是我失败的主要原因吧

其实我觉得自己已经付出相当程度的努力

但是没看到那些令人惨不忍睹的成绩时

你就不得不怀疑,所谓的努力,是不是其实都是在白费力气

付出的努力和收成的果实永远不成正比

而别人总能在你伤心欲绝的时候,用光鲜亮丽的成绩

狠狠地在你受伤的心头插上一刀

用鲜血汇成一面鲜红的镜子

才看见自己的努力原来是那么地微不足道

早看似没有尽头的分头历程当中

为了那个没有办法预料的成功,或者说,奇迹

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说服自己,再走下去

总有一天总能拥抱成功

自我催眠久了,也就相信了

跌倒次数多了,也就麻痹了

时间变得久了,目的也忘了

成功变得只剩下两个字眼的存在

或许,盲目的追求

比起真切看见自己的无能为了

更叫人感到安全吧

起码,不需要看清现实

比起别人自己永远望尘莫及的现实

 

 

 

Advertisements

安慰别人,反讽自己

标准

总是在鼓励和安慰别人的我,最讨厌遇到自己懦弱的时候

安慰别人的语句就像盐般洒在我的伤口

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招呼一个热辣辣的巴掌

都是咎由自取,都是自取其辱

会不会所谓的安慰,就是用理智包装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

努力拿出最真挚的神情,诚恳地告诉对方这一切挫败

其背后都是一些堂皇冠冕的人生大道理

说出口,是那么的容易

听进耳,是那么的反讽

做起来,是那么的困难

这一切,是那么的可笑

或许我就是天生的说谎者

骗得了别人,也期待被别人骗着

只是,我似乎没有办法那么轻易相信那些积极向上的劝言啊

就让我沉沦一个晚上吧

现在回头想想,这世界还真是残酷得可怕

就连让自己伤春悲秋的时间都所剩无几

总得让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得有声有色

这种充实,还真疲惫

 

 

转变,战争,心态

标准

近来诸事不顺,发生了许多预料之外的事情,一时之间没有办法好好理清头绪

我和我亲爱的母亲大人开始了我十九年人生以来最严重的争执

没有办法在和平的情况之下做出一个结论,我们彼此潜意识地采取了冷战这个措施

让双方都已经拔剑叫嚣的我们暂时脱离争锋相对的战场,减少发生争执的机会

希望这场战争不会持久,毕竟我不觉得我本人会在这场战争中受到太大的伤害

天秤本来就是一个非生物,一个铁器,更是一个专门为了衡量而存在的物品

这种衡量的能力,可以用在权衡事态轻重,走偏了,也能拿捏词汇的选择,已达到最大杀伤力

更是因为铁器的特性,对方的温度将很快在我的身上蔓延

你若热情如火,我能让你感到盛情难却

你若冷冽如冰,我能让你感觉刺骨如霜

我本是无情物,只在乎我在乎的事与物

或许我根本不擅长解决纠纷,尤其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更是被一种无能为力地感觉深深包围

祈祷我们早日结束这意味着破坏的战争

话说回来,在后知后觉中我已经步入大专生涯第一学期的最后一个礼拜

生活开始有了巨大的转变,虽然依旧是围绕着书本的日子

但是读书的方式和节奏却有了全然不同的形式

我似乎不是活在自己的节奏,更像是被这种紧凑的节奏牵着鼻子走

总是在班上不由自主地睡觉,或到家后总是困在计划书的资料之中

这样的日子,让我有一种沉沦其中不见天日的感觉

虽然我因为这紧凑的日子而感到异常充实,每当完成了一份计划书之后都能激动非常

但是当激动和感动随着时间和另一份的计划的出现而渐渐淡化之后

一种深沉的虚无感却又像空气围绕着我

我似乎还没有为这样的日子寻找一个让自己繁忙的理由

仿佛就像行尸走肉

为了制度而遵守,为了世俗而前进

或许,我只是还不习惯这样的日子

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相信我自己总能寻找到让我勇敢往前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