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4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关于这个故事

标准

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争执总比谈天来得多

忘记从什么时候结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再也感受不到你的温柔

曾经两人无所不谈,一通电话能够从黑夜直到白昼,而现在,话筒另一头,只剩下绝对的沉默

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两个人携手,努力经营的结果却渐渐开始出错

后知后觉地发现一切已经偏离轨道太远也太久

赫然回首,惊觉发现两人已经迷失在爱情迷宫

是体谅得不够,还是宠爱给得太多

是理由给不够,还是借口给得太多

种种疑惑,关于彼此之间那突然涌出的寂寞,全然的不到一丝解答

只能一动也不动,凝视对方的脸孔,那曾经熟悉的面容,那如今陌生的轮廓

话说得太多依旧言不由衷,挽救得太多依旧于事无补,所有的努力全都化为乌有

感情这课题,真的不是努力就有拥有好的结局

曾经我以为,爱情的世界很大,大得可以把你的一切都容纳

但是原来,爱情的世界很小,小得只能容下你我,多一人都显得太多

你不懂,我的忍让,我的让步,我的守候

总是被你们的背影衬托成了一种愚蠢,一种被动,一种懦弱

我们僵持不下,我们不愿退让,我们总一而再,把彼此弄得片体鳞伤

曾经走过的路,印着彼此脚步,最后血迹斑斑,最后曲终人散

曾经许诺,要成为你一辈子的英雄,但是原来,你早已留恋别人的温柔

曾经许诺,会成为你这辈子的港口,但是原来,你早已停泊在别的港口

是不是我愿意放下所有,就能换来你的回首

还是说,不管怎么说,怎么做,你坚持要走,我无法挽留

于是说,你总这么说,不必做,更多的挽留,我早已远走

曾经牵过的手,怎么能够,潇洒挥手,却不回头,远远出走

原来爱情的开始,需要两个人的悸动

但是爱情的结束,却只需要一个人的决定

仅此而已,如此而已,身不由己

命中,注定

 

 

 

 

Advertisements

开学的情绪,和写给你的一段短文

标准

终于在前几日揭晓了上个学期的成绩,却失去了原本该有的情绪

除了在键盘上输入网址时感受到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以外

当成绩真真正正揭晓当下,我没有预料以内的雀跃和开心

是早已放弃,对成绩不再抱有太大的期许

还是内心深处早已觉得这一切不过就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我想,也许这两种情绪同时并存,冲击之下造就了如今的我

而在开学以后,一直没有办法好好收拾心情,再踏上奋斗历程

仿佛就像个例行列表里最不可或缺的一项任务

我总在一段休息之后便往怠惰里沉沦

是因为早已对一切都兴趣缺缺,还是既然躲不过这一切,所以也没什么必要杞人忧天?

反正随波逐流,随着时光溜走,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

既然责任的存在是一种无法抗拒也无法抵抗的存在

那我还是敞开双臂地拥抱它的从天而降

就让它渗入我性格的每一处缝隙,成为比邻而居的存在吧

别急着安排自己的人生,懂得负责任便已足够,不必按部就班得太过分

偶尔的放纵,适当的纵容,或许才是我该学习的人生课程

希望不会成为我怠惰的借口,否则在往后回首,才赫然发现我的一无所有

 

与此同时,同班同学的另一个耀眼的存在,近来再一次地缔造创举

本着热血的精神,即使课程再怎么忙碌,他们依旧一一实现了他们的梦想

看在我眼里,其实是羡慕非常

他们就像是个完美组合,而各有所长

努力为自己制造舞台,成功吸引大家的目光

事实与否,最起码,我是如此想法

看着他们,就像看着另一个我想成为但是没法成为的自己

如此热血沸腾,如此勇敢逐梦,如此奋斗精神

回头想想,我除了在学业上有着尚算令人满意的成绩

在人生这个漫长的路程,我又有什么一技之长能够引以为傲?

无论是运动唱歌绘画写作拍照录影钢琴吉他电脑游戏

都很坚持地以一种平行线的形式和我共存在这个星球

固执地让我清楚它们存在却注定不可能会有任何交集

所以我总是羡慕那些勇敢逐梦,也拥有一技之长的人

能够在大学生涯遇见这样的人,其实我算是非常幸运

让我发现冷静外表下的我,也藏有类似的欲望和冲动

 

接下来这段短文,是写给近来因一同旅游而变得稍微熟络的朋友

真的,不要浪费你的画画天分,不要否定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啊

不要最后明明就有能够让你引以为傲的一技之长却选择漠视不管

不要最后明明就有机会让你发挥所长却沦落得像我一样平凡非常

我的成就我的努力我的用功我的强悍到头来,不过就是一种掩藏

掩藏我对未来的迷茫,对自己的失望,对别人的仰望,最终手段

所以你啊,明明拥有如此天分,为何不放手一搏,为此勇敢逐梦

 

我真的相信每个人都有无限潜能,我真的相信我眼前的你真的能

旅游的记忆

标准

先前写了一篇有关台湾之旅的负面情绪,如今是该转换一下心情

关于我的轻描淡写,关于我的刻意不谈,关于我的言不由衷

或许有些事情适合遗忘,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洪流,沉淀于人生的泥泞之中

人与人的相处,本来就不可能永远平安无事和乐融融

关于必然发生的事情,事后又何必不断地耿耿于怀呢

反正一切早已在预料之内,反正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

 

关于台北之旅,实质上的收获,当然是我又看到更多的人文风情

也拖旅伴们的福,因他们各式各样的要求,也让我到访了许多不曾去过的风景

关渡宫的宏伟。南港展览馆的意境。木栅动物园的宽广。猫空缆车的闲适。

饶河夜市的美食。彩虹桥的宁静。西提餐厅的服务。鲨鱼咬吐司的精致。

美丽华摩天轮的夜景。九份咖啡厅的悠哉。龙山寺的虔诚。

台北地图上的必访美景,我终于能够一一身临其境,亲身感受它们的魅力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九个人的友情

就像是我在面子书上写的那样

或许我们的旅程,真正的终点,不是台北

而是各自内心的门扉

和那畅谈嬉笑的笑脸

我小心翼翼地为后来的住宿小活动做些安排

怂恿娘娘大人购买啤酒,明明自己就是十分厌恶那股刺鼻的味道

召集大家来男生的住宿,开始他们用扑克牌幻化那千变万化的玩法

明明那时候的我,无论体力还是精神都已经频临崩溃的边缘

依旧允许他们在我床上玩响彻夜

明明那时候的我,无论是道德还是家教都不断责难我该组织室友的喧嚣

但是那时候不禁在想,算了,他们快乐就好

我十分清楚我该出现在什么场合,和自己相处了两载,我非常了解自己的性格

无论是饮料还是游戏,无论是时间还是时机

种种因素让我选择了合宜的退场,即使这代表我需要窝在一个和我身高不符的沙发睡觉

依旧在所不惜

我相信我有足够的社交能力,即使不出现在这样的娱乐场合,依旧能够和大家谈得愉快

对于我的缺席,我并不感到可惜,或许一趟旅程,我真正想看见的

就是大家都能发自肺腑地开心

即使是那份开心,我并没有参与

由衷希望这趟旅程能够成为彼此难忘的回忆

即使最终也许锈迹斑斑,每当回首想起,嘴角总能微微弯起

而我对这趟行程,也能了无遗憾

 

旅程的最后,我终于能够让自己彻彻底底地享受得来不易的安宁

九份那间咖啡厅,环境的温馨,花茶的香气

向外凝望的海景,和那苍穹的无边无际

即使时光荏苒,感觉一切却像是放慢了步调一样

不见匆忙,少了压力,取走烦恼,只剩宁静

唯有那一个,身心所有每一处,才真真正正地享有呼吸

那清新的空气,那懒洋洋的气息,那温暖的阳光剪影

我就这么贪婪地拿起相机,希望把每一瞬刹那都扑捉,成为永恒记忆

 

【二零一四一月二日】

或许就是一时冲动,还是渴望和朋友一起旅游已久

九位不算是十分死党的朋友

就这样约定,一起上了飞机

一起往台北去

 

怀着不同的情绪,大家一起拥抱这份际遇

 

【二零一四一月三日】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来自不同的背景,拥有不同的思维和情绪

自然而然,大家对这趟旅程抱着各种各样的期许

 

是夜空盛开的火树银花不夜天

还是双剑碰击的火花四溅

我们都难以预料,九位伙伴的互动,会是怎样

 

所以我们观察,我们感受,我们了解,我们体谅

包容彼此的分别

寻找彼此的共同点

 

而是夜,我们都对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

 

在淡水,我们学会分享,分享手上热腾的美食

在北投,我们学会包容,彼此之间的喜好不同

在夜市,我们学会接纳,众人各异的消费习惯

 

一点一滴,慢慢累积,对于彼此,我们都还在了解当中

 

【二零一四一月四日】

一点一滴的累计,伴随着一丝一毫的怀疑

偶尔不自觉涌出来的担心

是大家的微笑,是否直接表露心底最真实的心意

我手持着相机,看着镜头里的构图和角度

常常反问自己,大家是否真的开心?

是九人旅行?

还是复式的壹加壹?

 

彩虹桥上,我看见另一位半途加入一夜行程的朋友

他远道而来,单纯为了见上一位交心的挚友

初始的迷惑,后来,却渐渐觉得感动

 

或许所谓朋友,真的不会计较太多

难得糊涂,为了彼此,些许的忽视

却让彼此关系更亲密,也更真实

 

【二零一四一月五日】

理应寒风彻骨的冬天,却在艳阳高照之下,难得出现酷热的感觉

像是彼此之间,那亲密与疏离之间来回,和温馨与客气之间徘徊

我们在团体之中保留个体的原型

我们在行走之间走进专属自己的小小世界

却在彼此之间留下大大的隐形空间

 

在淡水那趟行程,我抬头仰望

日落刹那,看见夕阳与月亮的交替

注定永远追逐彼此的脚步

会不会就是我们的最好写照?

 

心的门扉,开了一个缝隙

却没人勇敢按下门铃

而彼此的内心,是不是也还没心理准备

对远道而来的你,说声欢迎光临?

 

于是,深夜,一位绅士选择打破了沉默

决定踏上第一步,敲敲门扉

邀请大家走出门外

一起把酒问青天,谈个畅快

 

【二零一四一月六日】

在异国,即使身心疲惫,依旧彻夜不眠

我合上双眼,躲进我的梦境里面

让压抑的情绪尽情纷飞

让澎湃的思绪缓缓沉淀

 

绅士的突然造访,是预料之外,却也意料之中

早晨的欲言又止,晚间的单刀直入

却也是这种反差,让我不得不正视

至今为止,旅程所发生的每件小事

 

或许就是这些小事

乱了我们的友情方程式

怎么细心安排

都无法看见大家真心享受的样子

是我多虑,亦或这才是真实的样子?

 

于是清晨,我比一般日子更早起身梳洗

蹑手蹑脚地不打扰同房的一夜好眠

我满怀心事,却故作轻松的样子

把昨夜所有的故事

一一分享给所有的女士

 

在一片嬉笑之中,目光却也透露沉思

或许大家早已有所类似的感受

却将这份心思遗留在行程的匆匆

 

我们将步调放缓,谈话开始变得熟络

我们将睡眠延后,窝在一个床上天南地北地胡聊一通

 

或许我们的旅程,真正的终点,不是台北

而是各自内心的门扉

和那畅谈嬉笑的笑脸

 

【二零一四一月七日】

台北的天气,有时候真的就是我们的心情

去九份的那一天,天空不再披上冬季那专属的阴沉

万里晴空,张开双手,所有的感受,尽是艳阳的炙热

 

像是我们,终于拨开了乌云重重,终于不再站立门扉之后

我偶尔特地放慢脚步,走在大家的背后

看着大家终于并排而行,那有说有笑的面容

进不自觉让我也觉得感动

 

原来辛苦那么久,压力那么多

竟能简单被大家的笑容而消融

 

九份那间不知名的咖啡店

就连时光也被停驻在我们的身边

好让我们细细品尝那轻松遐意的氛围

 

谈天还是玩牌,拍照还是发呆

冬天寒冷,友情,却不断升温

 

一个沉默诺言

标准

继精辩活动之后,难得终于可以忙里偷闲,为自己争取了一段难能可贵的休假

这期间,我再一次拎着行李箱,再一次踏上台北这个地方,或许我改称为老地方

依旧不变的是那台北风景,依旧美丽得让人屏息

然而不一样的是,这次的台北之旅拥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旅伴,全是我大学的伙伴

于是九个人就如此浩浩荡荡,一起出发到台北这处,老地方

 

回忆起第二次的台北之旅,总是悲喜交集,心里总是缠绕着一阵复杂的情绪

借由时间缓缓的流逝,我已经成功将情绪分割,形成一种微妙的对垒分明

没办法,我习惯性地整理思绪,下意思地一一剔除回忆里的杂质

只为了留下最纯粹的美丽

 

这趟旅程的开始,绝对是充满了压力

想当初为了犒赏我自己一年以来拼搏的努力,才突发奇想地邀请大学朋友一起出国旅行

我不介意大家在出发以前就只是个泛泛之交

因为我相信凭借着为期不短的旅游,大家的感情肯定能够有所增进

即使背景各异

培育了二十年的理解能力,我相信大家终究能够化解彼此之间那顽固存在的距离,向彼此走进。

但是我得承认,一开始的时候,我的情绪的确不怎么开心

我的确不介意故地重游,但是我介意一切的行程都因此归入为我的掌控之中

我的确在一年前来过台北这处美丽的城市,但是我连马来西亚这处故土的交通地理都不甚清楚

我又怎能确信在一年以后我依旧记得所有的细节呢?

莫名其妙的,也顺其自然的,我无缘无故的,就扛上了导游的责任

的确,没人指示我必须这么做

的确,一切都是我的自以为是自行发作

的确,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自讨苦吃

的确,有太多所谓的【的确】让我无法将情绪发泄

于是我再一次陷入理智和情绪之间的挣扎,在崩溃与否的边缘摆荡

原以为是个减压的行程,却让我再次看到那实实在在的责任

明明希望借由这个行程,让我把所谓背负暂时遗忘在世俗红尘

飞机才刚起程,我就不进思考,我是不是做了一个对的选择

 

话说到这里,我必须由衷地感谢其中一位旅伴,这一路的帮忙

多贵她的耐心聆听,和及时援手,我才能在崩溃边缘,不至于将理智失守

依旧能够在脸上带着合宜笑容,依旧能够在谈吐不透露我的真实感受

多亏有她这一路的陪伴,我才能称职地完成了我所有的责任

而随后在各种社交网站得知她的心情起伏,我才发现

所谓的完美履行,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的一种表现而已

不管在什么职位,我一直都不是位称职的理想人选吧

总是忘了在自己努力的时候,忘记要顾及别人的感受

或许吧,道歉已经于事无补,终有一天我会还上一个真正让你享受的旅游

 

好了,负面情绪不易让其过于激动,这不过就是心情记载的一种

别太详细,也别太投入其中,轻描淡写对彼此都是一种解脱

而正在阅读此篇章的你,请别误以为我的旅游就只有不堪的回忆

这不会是台北之旅的唯一篇章,请期待往后的记载

关于我所有的悲喜交集,关于我的台北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