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4

唯有这样,我才输得甘心

标准

延续上一篇部落格文,我想这篇文章的主题依旧将围绕在我自身的短处之上

根据我朋友的说辞,我的成就已经几近频临我的巅峰状态

话虽如此,但是每当别人用如此理由解释你的处境和心情变化的时候

我知道的,我内心深处总是不自觉地涌出一股强烈而激动的惭愧

毕竟我深刻地了解我所谓的巅峰状态根本就是固步自封裹足不前

和别人那超凡卓越的成就相比之下,我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值一提

我在中学时期所结识的朋友虽然如今各自走在天涯

但是每个人都在各自的人生康庄大道上发光发热

他们的经历和经验根本是我这种凡夫俗子即使快马加鞭也依旧望尘莫及般地丰富

你根本无法想象他们究竟是付出了多少心血来完成如此令人称羡的成就

比起我只是在课业上有点小作为就不断地沾沾自喜的市井小人

真的,不要再提所谓的巅峰状态,不要再让我不断地丢人现眼

 

更何况这个学期所经历的波折说到底其实绝大部分都是咎由自取

明明自己具有尚算不错的分析能力早已经预测了老大徒伤悲的结局

我却还是顽固地走上了少壮不努力的故事分支线

让自己明知故犯般地走向了自己早已预测的结局

面对这样的下场其实我不仅仅是惭愧

更多的是不断地自责为什么自己到了大家所谓长大成人的年纪

却依旧被自己那不值一提的成就蒙蔽了双眼

人唯虚,始能知人。满招损,谦受益。满必溢,骄必败。

我深知这句名言其中的真理,却没有办法身体力行贯彻到底

而如今我用如此巨大昂贵的代价学习了人生这一门宝贵的课程

希望我的身体脑袋精神能够将这段期间所遭受的折磨铭记于心

好让我能够在未来的时光时时刻刻地以此警惕自己不要明知故犯

借由身边的朋友各自的成就和成长

像是个巨大的显微镜把我身上所有的弱点都巨大化地呈现在我眼前

甚至连避开的可能性都抹杀至全无

多谢他们用着这种单刀直入一针见血的方式让我看见最赤裸的自己

那残缺不堪但却依旧选择傲然抬头挺胸秉着一股莫名的倔强而矗立的自己

是,我绝不会放弃

起码,我现在不会选择放弃

且让我再一次奋斗直到粉身碎骨

来证明自己究竟拥有多少的能耐

如果再一次证明自己的愚昧我也只好打从心底地承认自己不过就是庸才一名

起码,我输得甘心

 

自满的下场,我承担

标准

此时此刻,旁晚六时三十二分,我正刚从那久违的睡床中苏醒

一整天几近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度过

严重睡眠不足的下场就是即使驾车走错路的时候你依旧浑然不知

直到红灯前将车子停下再四处张望的时候

才赫然从那迷糊的精神状态中精心,然后发现自己原来已经错过了某个路口

庆幸的事情是我没有离开原本既定的归途太远

否则以我当下的精神状态搭配那与生俱来就无法认路的天赋异禀

我肯定不知道需要花费额外多少的时间才能抵达自家门前

 

真的

我从来不曾试过有过如此惨痛的经历如此惨痛的考试惨痛的成绩

从一开始誓言旦旦地拿了五个科目

从一开始就认真分析这个学期即将面临的考验给我队友的时候

其实我应该早就做好了面对一切难题的心理准备

然而因为我却因为上个学期那芝麻绿豆般的成就而自满了起来

以为自己就是那么地与众不同能力就是如此超凡出众

于是在完成各个报告的时候都只用了极短的时间极少的心血

让自己被那膨胀巨大化的信心吞噬以后

仿佛失去以往所有的自持和理智

竟敢相信自己凭借着这种程度的付出就能够得到令人满意的成绩

所以以至于最后获得这种差强人意不堪入目丢人现眼的分数

 

看着身边的朋友们一位一位都在自我增值当中

我不禁怀疑为什么我竟然任性地让自己在这个学期如此的不上进

看着朋友们在自己有兴趣的科目中如鱼得水

更因此享受了一番和朋友们共同进退同生共死地完成一样一份功课

而自己却在我所谓的“大学生涯中最感兴趣的科目”之中拿到

我个人史上大学生涯之中两年级生之内最烂的成绩

说真的,说不定理性如我的人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在别人耳里貌似合理的借口

所以一直用各种堂皇冠冕的借口掩饰自己心中那股早已存在已久的怠惰

说真的,人们都需要凭据着一种常态一种惯性的存在让证明自己的存在

就像是我们必须借由一贯的日月交替来认知时间的逝去

我也习惯性地仰赖与朋友们之间成绩上的差距来判断自己的能力和付出

即使我十分清楚我如今的成就只要每一个人愿意稍加认真能力就能获取

但是每当发现他们已经在我后知后觉的时候迎头赶上甚至还超越了我后

内心深处不知不觉地暗藏汹涌而且还能让自己陷入那负面情绪的死胡同

我知道差距上的缩短所反映的事实不是自身的退步而是他们卓越的进步

但是与此同时那维持不变的成就也告诉了我其实一路以来都在固步自封

虽然经过讨论之后身边的朋友都反应说那是因为我已长期处于巅峰状态

关于突破自己达到更高的成就这件事情自然而然就变成难上加难再加难

如果事实果真如此也许我还能够尝试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一套说法解释

 

但是现在的重点已经不再是固步自封了

而是自己已经确确实实真真切切地在退步了

我的能力成就速度自信不管从什么角度思考都已经严重受到考验并且打击

关于这件事我会另外写一篇部落格文

毕竟

 

我其实还有一张考试没有完成啊

绝·望·

 

随笔:挫败

标准

其实人生一直都太顺遂了,对这件事我一直都很感恩

以至于我自己后来也忘了居安思危,忘记了一切的成果没办法恒久不变

所以到了昨天得到成绩的那一刻,才能够毫无预警地瞬间感到一丝崩溃

关于在考试前夕还有心情开启笔电书写我的部落格这件事

你就能知道其实我已经真的抱着平常心准备上考场了

一直以来身为一位好书之人,虽然称不上是狂热者

但是多多少少也阅读了不少为人之道

关于读书这件事的意义,你当然能够从各种文章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见解

的确,我已经偏离求学最原本的初衷

本该是愉悦地让自己翱翔在充满知识的书海之中

最后却让自己沦落成了分数的奴隶

身而为人的自己却让那情绪随着冷冰的数字而有所起伏

我把付出的价值全数建立在分数的多寡之上

坚信着只要我能够持续地坚持不懈坚持到底

坚信的付出,不断的努力,最后将直接体现在分数之上

告诉自己这一路走过没有白费所有的心思

没有白费那段为了考好成绩牺牲了健康放弃了睡眠成为了书呆子的时光

然而最近的挫败让我不得不深思

至今为止我所做的一切究竟值不值得我付乎如此昂贵的代价

我所得到的一切,在还未来的未来

究竟能否发挥那一丝作用

还是仅仅满足了所有世俗的眼光

 

我想我必须借由这次的失败

来思考这一走来,我是否走在正确的方向

 

宁做孤舟

标准

别轻易习惯一个人的存在

别忘了你曾经也是只身走来

别让一个人的离去为你人生换上空白

别忘了只有你自己才能决定

人生该涂上什么色彩

宁愿让快乐独裁

不愿被悲伤出卖

只有自己明白     被留在原地的无奈

只有眼泪明白     空等别人归来的空白

宁做孤舟     漂泊在无边的茫茫人海

不做港口     期盼那遥遥无期的回头

于是我舍弃所有

带上自己那残缺的魂魄

踏上那永无尽头的旅游

不为寻找些什么

只想享受

那任性自私的自由

 

胡言乱语

标准

出于意料的,出席葬礼的这段期间,却是我整个学期里头最悠闲的时刻

像是上天开得一场玩笑,虽然讽刺也煎熬,但是却异常地合情合理

毕竟,没有人会真的在出席葬礼的时候还惦记着小考和功课

于是短短几日,我放下了身为学生的身份,作为我外公的长外孙

回家乡,为他老人家送上最后一程

 

在一切发生以前,心情一直都是浮躁而困扰

心里头总是被一种深沉的情绪重重围绕

许多念头稍纵即逝地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即使尝试伸手扑捉,依旧扑空而徒劳无功

关于那些情绪的源头,我尝试用文字还它一个面孔

但总是败于自己的怠惰,用功课繁忙作为借口

就这样任凭自己困于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索之中

友情的定义,彼此的距离,消费的能力,快乐的追寻

成绩的意义,努力的决心,爱情的考题,亲情的真心

我任由自己麻木地沉浸于所谓的责任之中

似乎唯有这样才能够保持理智最后那一丝清醒

然而却依旧抵挡不了心湖那一圈一圈的涟漪

正在一点一滴地扰乱我奋力维持的平静

 

纵然众多事物缠身,我依旧没有抵达崩溃的界限

我不清楚究竟是因为我已经变得成熟

还是所谓的感官感动感受已经免得麻木而无用

即使感到烦躁依旧能够一如既往地微笑

即使感到厌倦依旧能够完美地执行任务

对于自己那看似没有尽头的忍耐,我其实十分不安

毕竟我不清楚这究竟是因为自己的成熟

但是因为自己已经成功在潜意识里头压抑所有情绪的波动

毕竟崩溃才是正常,毕竟眼泪才是合理,毕竟哭闹才是对应

但是全部的合常合理全与我无关

原本的我不以为意,却引来身边的人的担心

难道这样的我在身而为人的结构上出了问题?

或许是理性地面对问题,但也许是懦弱也说不定

懦弱地不去深思所有的事情,胆怯地避开所有的情绪

 

这个星期,我决定换让自己暂时换上新的生活作息

好让自己看似崩溃看似解压看似懂得释放情绪

毕竟我也已经凑够所有叛逆的理由

毕竟我也完美做好必要的善后

所以这个星期我放纵自己

所以明明百事缠身却还是去高歌

所以明明迎来噩耗却还是享用甜点

所以明明该是伤心欲绝的场景却选择和朋友聚餐

毕竟,能够遇上这么一个时刻

完全圆满我心中叛逆的条件还真是可遇不可求

于是我高歌直到圆月高照

于是我聚餐直到日落三更

于是我做了很多让别人既讶异但接受的改变

 

说不定跳脱生活的规律

其实才是我释放情绪的最好途径

总是被别人标榜我的人生太中规中矩

或许事实就是这样也说不定

总是完好地安排日子的程序

总是让自己活得不让别人担心

说不定内心早已萌芽

滋长了厌倦的想法

 

但是我相信这只是生命的其中一个关卡

让自己用这段期间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从中去学习如何平衡自己的理性和情绪

 

毕竟我是我啊,有什么是我不可以?

过度膨胀的自信,却成为了我坚持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