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4

怎么轻易喊累

标准

 其实这个出乎预料地,面对许许多多来自人际关系上的磨合

原本以为借由良久的相处已经足以达到相应的默契

结果,我还是抵不住现实的考验

结果,我还是忍不住思考我们之间的关系,该用什么词句说明

其实我明白,选择是人类的一种本能

谁不希望为自己得到最好的待遇最好的结局

实在不能因此被谁判罪,毕竟这不过是人性的一种,本能的的体现

或许我不够成熟,也许我过于敏感,对你我抱有不该存在的期待

所以才在现实面前出了丑,被人笑话得很无奈

我以为自己建造的堡垒能够让我绝对地依赖

结果发现这不过就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或许被标签为过于理性的我

其实才是众人之中,唯一看不穿人情世故的家伙

于是我只能在黯然神伤之后独自内化所有情绪的澎湃

还必须在人海之中故作轻松

其实习惯了用微笑隐藏所有的悲痛

只是当下,其实有股冲动

不理会所有的结果,就这么尽情暴走

当然,我不会做,我实在过于懒惰于善后

或许就让我们得过且过,或许这样我会比较好过

 

被戏称万能的我,其实有时候也想要脆弱

如果能够依赖,其实谁想坚强

因为理性是种本能,因为成熟成了习惯

即使想要忘却所有的重担

所谓的责任感也不允许我片刻的狂妄

不介意如此付出,如果对象值得我如此付出

但是偶尔想想

只是他们是否值得我如此大方

笑着感谢又如何,若是陌生人

不过两个字,简单说出口谁又不能

但是彼此绝度不能算是陌生

只是熟络之间存有跨不过的距离

让彼此只能是位过客

有些人注定相遇也注定分离

有些人注定邂逅也注定远走

该用怎样的心情才能在相逢与掉头之间

保留自我

 

各式各样的态度,各种各样的脸孔

突然让我觉得一样疲惫

 

原来,能者不是一种好玩的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