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4

何苦为难自己

标准

所谓的感情,有掺杂了多少自私的欲念,让彼此之间的相处不再纯粹

但是着所有的抉择都无可厚非,毕竟如果自己都不懂得照顾自己

谁又能保证在这漫长的人生旅途之中,谁能够在自己遇难的时候挺身而出

于是在人际关系上,我们总是尽可能地维持表面上的和平

即使多么不屑和唾弃对方所作所为,在利与弊的拿捏之中你选择了逗留在其身边

不为什么,不过就是因为在一起的生存几率比起只身一人来得更高,仅此而已

你看透了别人逗留在你身边的动机,即使如此你依旧选择了沉默不语

纵然内心还是被这样的领悟撕裂得体无完肤,念在曾经的情分上你选择微笑以对

毕竟能够在一段感情理由义无反顾毫无保留的人们根本就是凤毛麟角

对于这样残酷的现实,你其实再明白不过

于是理智的你说服了情感,别被他人一时的亲密所迷惑,从而开始奢求那不可能的美好

差点打开了门扉,然而门缝中传来了阵阵冷飕刺骨的风,让你刹那间砰地一声关起了们

生存的本能让你下意思的采取行动,即使内心感情多么的不舍

当对方甚至连动机都懒得隐藏,你又何必活像个傀儡般继续强颜欢笑

你不过就是棋盘山的一枚棋子,任其摆布只为了取得了最终的目的

但是胜利不属于你,而你何必在意那所谓的赞赏

别因为那三言两语的赞赏和感言,你就豁出了性命

如果对方没有办法如你对待别人那样对待你的真心

 

你又何苦作践自己

多狂妄

标准

那炙热的情感,滞留在那青春的狂妄,那时候我们不知道害怕,也不曾受过伤

于是爱,能够毫无保留地疯狂,于是疯,能够歇斯底里地哭喊

最初的天真浪漫,总像那腥红的玫瑰般,恣意绽放得灿烂

那是无视众人目光的傲慢,那是无视命运摧残的勇敢,那是无视结局腐烂的愚妄

眼里,你就是一道光,刺眼而璀璨,人生迷惘因你出现方向

止不住的温暖,在拥抱中占据整个心房

曾经,两个人在一起就是最真实的遐想

以为,一起携手就能躲开时间岁月的碾辗

只是依旧躲不开人情世故的伤,只是依旧避不了人潮汹涌的慌

只是依旧免不了,命运无情的锋芒

敌不过那诱惑致命的蛛网,我们情陷于欲擒故纵的贪婪

结果却亲手将那岁月的美好送葬

 

 

 

 

抒发情绪

标准

我决定在我尚未正式踏入第三学年第二学期之前,好好为自己抽空写下一篇部落格文

其实有时候我会觉得生活实在过得太安逸,所以才学会如此无病呻吟

明明平时已经平白地浪费了许多光阴,但是生活的节奏依旧紧凑得让自己不能呼吸

明明这个人生的主角就是自己,上映的故事情节却陌生制式得不能自己

看着电脑荧幕角落下的时间显示,了解成长是一种无法违抗的铁律

但是心智却依旧没有办法跟上岁月的脚步并肩而行

只能望尘莫及地让身体感受年华的流逝,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安抚心里那个小孩任性的哭泣

或者这是城市里每一位小孩的通病,过度幸福的日子都让我们忘了思考人生的意义

只是庆幸,对于这样的处境,我并非无能为力,我并非任由怠惰腐蚀我终将辉煌的命运

即使雅典娜的女神并未选择了我,我有不懈的精神成为战胜命运的武器

 

近来我的情绪总是被那莫名其妙的人情世故所牵引

真心厌恶这样处处都有所顾忌的相处模式

怎么了,什么时候我这毫不起眼无关紧要的存在突然变成一种突兀的障碍

值得你在背后因我争执不休因我面红耳赤因我唇枪舌剑

原本游走在感性和冷漠之间的我,极尽全力地努力维持两者之间的平衡

却在得知事实的那一刻,让所有的努力全都化为乌有,所有的顾虑都变成一种笑话

原来不管有心无意真心与否都没有办法仅靠一个人的努力就能传递至他人的心里

若别人已经戴上有色眼镜不管你再如何小心翼翼地守护一段情谊终究战败于盲目的怀疑妒忌

这样的变化真的出乎我的预料,原本以为我已经十分努力地明哲保身,结果还是惹来一身腥

说真的,这种人际关系上的变化让我发自肺腑地感到恶心

恶心

 

这种恶心反复在心里纠缠酝酿发酵成了一种致命的毒素

让彼此之间那所谓感情的嫩芽瞬间枯萎于你那可以理解但是远远超于我谅解的负面情感

所谓的猜忌怀疑所谓的有心无意所谓的人情世故,我都选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因为你让我失去了所有坚持的力气,坚持守护着些什么的力气

于是我擅自断开所有的联系,卸下对彼此的顾虑,换上冷漠的心情

冷眼看待那少得可怜的交集

反正原来就是渐行渐远的关系,如今不过因你催化了所有败坏的痕迹

有什么关系,反正没人在意

反正连我自己不再犹豫,在刹那之间就做了如此决定

反正天秤说到底不过就是一个没有生命体的铁器

冷漠热情全视乎对方的态度而决定

我的随风起舞,因你迎来一片死寂

多谢你,让我不必再穿戴如此厚重的面具

 

终于能够透透气

 

并非不过如此

标准

假期的时候,在这个时间点,本该慵懒地躺在床上好好的享受一场彻底的睡眠

即使外面已经艳阳高照,一般的小孩都会选择在梦里,继续他们还未完成的冒险

但是重点是,我已经不是小孩,二十一岁这老大不小的年纪,我似乎已经没有偷懒的权利

我总觉得我的人生正出处于一种尴尬的阶段,正在奋力地脱离对父母的依赖

却又没有办法完全在他们的羽翼之外生存

对一位学生而言假期仿佛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存在,但是外头有多少同年级的伙伴

却早早踏入职场生涯,开始自己负责打理自身的日常生活,支付自身的日常费用

常常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我所谓的忙里偷闲,所谓的半日浮闲,都是一种罪恶的表现

二十一岁,我常常陷入这么一个沉思的状态,一边想要生活就这么维持不变

却也一边看着时间匆忙的脚步,总在提醒着我,别再怠惰,是时候往前走

即使有了这样的觉悟,我的能力远远比我想象中还要不足

身为一位全职学生,我也不过偶尔教教补习,仅此而已

我的收入连我个人的娱乐消费都未必能够完全支付

偶尔看着网络上或报章里那些奋发人心的故事

生活艰苦的少年总是用他们勤奋的双手和不倒的毅力为生命不断创造奇迹

想想自己的生活想必之下,竟是如此的轻松如意,除了觉得这真的是一种福气

更觉得我应该为此更加努力,才能对得起父母的养育之恩,爱护之情

明明比起别人已经拥有了更多优越的环境,为什么自己还不能好好利用这样的条件

为自己创造更好的成就,更高的视野,更广的出路?

或许还没正式踏入社会,尚未接收生命的洗礼,我的思想和能力都不能受到磨练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突破自己的极限,让自己明白

我绝对不是如此而已,我还能更加努力,还能奋力向前奋进

驯养得完美

标准

放假都是几近一个星期的事情了,到了如今才终于拥有了更新部落格的情绪

果然不是天生的写手,没有办法像其他人那样做个心灵捕手,总能文思泉涌

在每个学期后,趁假期好好沉淀自己,用文字一一记载脑海中闪过的念头

但是说真的,写着写着又是关于成绩不理想的事情来着,我自己都嫌闷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怪自己不争气,所以一切都结果都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咎由自取

三年以来最深的打击,用尽身上所有的理智说服自己,才得以撑得过去

那时候每一个晚上,我看着自己理性的那一面,不断掩饰着身上的疲惫

安慰自己情绪的那一面,说别哭了别闹了别傻了,不够努力是没有资格流眼泪的

是的,那样突然而来的打击,是措手不及,但是我表现得极度冷静

在别人眼里,极其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风平浪静

只有我心里知道,不对,那是彻彻底底的心死如灰

其实所有的努力都已经成为习惯,其实所有的奋斗早已失去真正的方向

其实一直记着证明自己是真的可以,反而显示自己在许多方面的无能为力

原来我一直都活得太安逸,只有我明白一直以来强悍的形象其实不过金玉其外

关于败絮其中,只是我努力解说,也不会有人接受

其实没关系,毕竟我也理解,这世界上没有谁真的能够百分百理解谁

关于自己的自卑,关于自己的卑微,即使自己再怎么哭闹也是没有用

谁都不会认同,关于我,原来也拥有这样的资格说,我是真的很懦弱

成绩变差,接着努力给与自己许多说法,说是教授的批改方式有问题

说是别人其实很幸运,说是以后的社会,不会那么着重这些教育文凭

说的其实真的非常头头是道,甚至还差点成功骗了自己,还信以为真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明了,再多的解说依旧无法掩饰

成绩差强人意的事实

哈,说是对于成绩这个话题感到厌倦,结果还不是一口气就写了数百字

但是其实想想,其实也没怎样,起码我已经学会尽量不向别人苦恼撒娇

想起那时候的我,即便是苦笑,也已经很努力地在微笑,其实我做得真好

每一个学期,上天总是给我不同的考验,关于人际关系,关于踏出人生安全区

关于正视自己身上所有的不完美和残缺

很庆幸自己并没有一蹶不振,但很可惜我也没有那么快就能找得到动力

所有貌似努力的举动,不过就是习惯的一种,本能的反应,无关所谓积极上进

但是起码这样的惯性,能够让自己不至于完全彻底沉沦成为一无是处的废物

或许吧,我只是一具没有想法的傀儡,被这社会驯养得完美

 

 

或者说,被自己的怠惰驯养得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