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4

随手随写

标准

这个学期面临前所未有,最紧凑的生活节奏

当所有的测试和工作都以高密度的形式充斥每一天的缝隙

所有的一觉醒来,仿佛就是为了面对这所有的繁琐却又永无止境的事

但是没关系,这一切都是上苍给与的挑战,用以磨练自己的能耐

成完败寇,这一切的结果都是决定于自己的坚毅和能耐

原来胜利并不是属于天才,谁有了觉悟去勇敢逐梦,或许结果就在路途不远处

我是如此深信着,所以才有了坚持的能量,所以才有了成功的可能

付出不等同于结果,但是没有任何的付出,就更加别奢望任何结果

如此简单的定律,不管你承认与否,这铁则就是那么地赤裸裸,你也只能接受

这生活不难,只是有些人总是把它想得太简单

于是明明可以轻而易举获得的结果,于是原本能够轻松徒步抵达的终点

却因为自身的关系,让原本的路途都充斥着由怠惰变幻而成的荆棘

所谓的困难重重,其实不过就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恶魔

别说不得志,别怪不公平,若说失败非得找出一个理由,请问问自己

为了那所谓的梦想,你又付出了多少努力

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觉得,在最后一分钟的醍醐灌顶

就能够让自己非得拥有那个资格,去拥抱胜利

若然成功只凭你瞬间的觉悟和短暂却极端的努力

那么,那些早有觉悟早就不断用功的人们,不是更有资格为失意而哭天抢地吗

那些人的叹气,虽然不过就是面对失望的一种自然情绪反应

但是听在耳力,看在眼里,都像是一种侮辱

侮辱着那些一直以来都不断用功努力,奋发向上的同志

这世界很残酷,不是最后有了领悟,就能够让完美结果呼之欲出

有时候,非得经历那惨痛经验的苦楚,你才能刻苦铭心地知道

领悟虽好,但是该付出的代价,绝对不会少

既然明白了,凭借着目前程度的努力,还不足以让你获得,你想获得的胜利

那么,请更加努力

毕竟这是通往成功的唯一途径

面对如此价值观上的差别,只是除了一句各有所恋,你内心其实是无言以对

或许是因为太坚持自己所谓的人生意义,所以才会对别人的生活方式有所批判

但是终归一句,各自有各自的人生,除了在短暂的邂逅中,互相进行思想交流

关于生活方式的选择,谁也没有资格插手,毕竟各花入各眼,谁也勉强不了谁

只是情感和理智总是不间断地争吵,即使到了精疲力尽依旧坚持不懈

关于劝言,或许不是不能给,而是给了,又能怎样,关于无能为力改变这件事

除了无路可退,除了无言以对,除了接受彼此的无所作为,你也只能微笑以对

反正,我已经尽了身为朋友的本分,至于结果会如何,都交由你的决定所决定

说穿了,从根本上我根本不是谁的谁,言语的分量有多少,一直都是心知肚明

何必感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关于友情,其实年纪就像一个筛子,剩下的友情也许不多,但是肯定最真实

或许是对于感情都太上进也太用心

毫无保留的结果就是透支自己的精力去接受这所有的丑陋

你以为多么亲近的关系,不过就是两条平行线之间的距离

注定不会有任何,具有意义的交际

你以为真心以对会换来了解,但是说穿了,谁能够敌过人心的善变

我以为我坦荡荡的行为会获得大家的了解

但是善变的心思早把我的形象变成魔鬼

原来认识再怎么长久也敌不过心魔的一句危言

我也只能无奈地任由你,任意诠释我行为背后的所有意义

或许,毕竟生活紧凑的生活节奏,人心的善变,更让人措手不及

别成为垃圾

标准

其实这个学期的课业真的足以压垮一个人,其实我个人是真的这么认为

明明不过是一份毕业论文计划书,明明不过就是再加上几份普通报告书

明明就只是负责了四堂补习教课,明明不过就是刚好所有任务堆积一起

怎么我却有一种需要拼劲全身力气,才能够将所有事物勉强兼顾的感觉

怎么了,这些事在我的定义里头,强者不该只是如此就会疲惫而懦弱着

若然简单事物都无法完美执行任务,难道要承认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如人

是不是怠惰得太久,让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固步自封而不再进步

所以随着年纪的增长随着肩上的重担增加,能力却没有相应的进步应付

心里的焦躁,能力的不足,信心的崩溃,体力的不支,精神的疲劳

所有的感受都宛如针刺般让自己敏锐的感观都备受日以夜继的煎熬

难道我就这么地被舒适的生活所豢养,成为了城市之中悲鸣的禽兽?

看着别人因坚持的梦想而绚丽夺目地灿烂,那种踏实逐梦的成就感

难道我就只是这么地不堪一击,注定这么沉沦在这生活的磨练之下?

别傻了,那我岂不是和那些不曾为生命认真努力的败类们同流合污?

别疯了,努力了那么久,我怎么会让怠惰把我拽到无底的深渊里头?

那是我发自心底鄙视的存在,我怎么能够让自己成为这么一个存在

再怎么难看,日子再怎么难看,我也不想和他们相提并论归为同类

谨记。别让自己成为垃圾。

宛如涟漪的波涛

标准

有多少人会喜欢自己被摆放在一个天秤上面,衡量自己存在的价值呢?

有多少人又能够在建立起情感之后,还能允许对方眼里那精打细算的目光呢?

我迷惘,对于这样的状况,我似乎处在荒唐和体谅这两种感受之上

再一次陷入理智和情感的争吵,再一次不断看着自己不断地撕咬

漠然看着那两败俱伤的自己,正在歇息底里地进行不会终止的困兽之斗

直到一方无法再言语,直到沉默都沾染鲜红的血淋,直到自己终于眼困放弃

一直都明白自己是一个极端的人,对于别人不是彻底的漠然就是完全的真心

只是后来才明白,这样的自己才是最突兀的存在,毕竟毫无保留的情感实在是过于可笑

或者说,我和你,从本质上根本从来不曾拥有足以让你掏心掏肺的关系吧

对于这样的结果,其实内心再了解不过,一切都并非处于预料

一切都如理智那精准的预料,你选择了考量自身的生存条件大于团体的平衡

无可厚非,毕竟生存才是人生最大的课题,毕竟自我才是最衷心的存在

这一切的囔囔幼稚得像是一个小孩子无理取闹的争吵

只是情感依旧停止不了这样荒唐可笑的哭闹

关于被摆放在天秤上,不断投以测量的目光,我似乎开始觉得厌烦

即使理智上明白这不过就是生存的一种手段,但是我开始觉得厌烦

那是一种缠绕在心挥之不去如影随形的情绪,似千刀万剐般的厌烦

只是这样的情感还是完美隐藏在我的微笑下

 

只是即使我摘除我脸上的伪装,又有谁在意我的情绪是如此的厌烦

一堆草莓,发酸的草莓

标准

其实看着身边的人用着不一样的方式正在过日子

有时候不禁思考你如今选择的方式是不是真的具有执行的价值

比如说,近来大家总是在讨论着是否应该选择延毕

毕竟毕业论文不是一件轻松如意的功课

简单一份报告却需要浓缩着三年大学生涯以来所学习的精华

然而要对上大学学府的程度实在并非一件易事

加上其他的课业也是如此繁重,会产生延毕的念头实在再正常不过

但是我看见太多太多的人根本连尝试都未曾有过

就不断地抱怨课程繁琐课业繁重课业压力,总是让大家都喘不过气

但是明明生活根本就是异常轻松写意,下课之后都甚至还有时间品尝一杯咖啡的美味

我实在想不明白,大家延毕的用意,究竟在哪里

是真的为了让自己能够拥有更充沛的时间准备书写一份有素质的毕业论文

同一时间也能够在能够承受的压力数值之下,吸收教授所教导的每一堂课程

但是其实映在眼里的,尽数都是写上课不专心下课玩得尽兴生活毫不费力的家伙

我真的认真在思考着,大家口里说的口沫横飞堂皇冠冕的理由

会不会不过就是为了掩藏那深埋在性格里头的怠惰

对于这样的猜测,我是感到非常迷惑

在有限的生命了,为什么还要浪费一去不复返的光阴

难道大家不曾思考过,大家如今所拥有的,快乐的生活

都是变相的,茶来伸手,饭来开口的一种行为举止吗?

甚至连大家用来维持恋情所支付的花费,都不是你亲手赚取的零花钱

说白了,不过又是父母辛劳做工所获得的薪水,而你选择花费在另一半的身上

不对,先不要扯进外人的存在,即使是自身的娱乐消遣,付账时候拿出的钞票

有哪一张不是父母早出晚归付出生命岁月作为代价所赚来的工钱

如果你是为了更崇高的理由选择延毕,关于这样的决定我绝对保持着尊敬的态度

毕竟抱着理想作为方向,你所走的每一步都不会迷惘

 

 

只是,这样的人太少,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