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5

警惕

标准

终于也有了些许的心情,去为部落格再增添一篇短文。我想这是如此没有原则的我,对人生少有的坚持吧。时间的流逝,或许平静如水,但是那暗潮,那汹涌,却是伴随着一呼一吸之间,不间断地来袭。谁也无法预测,人的一生,在那样的浸润下,究竟是因而失去了锐角,还是因此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化为孤舟,无声地划过那映照着日月交替的湖面,如果心中的彼岸没有方向,此生注定无止尽地流浪。或许就是害怕落得如此下场,所以不得不频频回望,用文字唤醒,那对人生渐渐浓重的无感。

不是什么过于特别的日子:一样的日月,一样的星辰,一样的沉默,却在某刻刹那,被身边的喧嚣扩大成了无边无尽的寂寥。原本的不以为意,却因为几人在耳鬓旁的低语,扰乱了心湖的平静。终究不过是个凡夫俗子,再怎么自以为是地攀附理性,偶尔还是禁不住地叹气。这世界从来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终归到底,没有任何获得,不必经历失去。不想任由别人的起伏牵引自己的情绪,就别在意自己在他人眸里,映照的是哪一幕的身影。如果注定是一位渡船的引人,切让我们在这短暂的相逢笑而不语,别让彼此习惯了喧哗,却终将引来寂静。

昔人出乎预料的打扰;昔人毫无预警的离散。人生一如浮萍,自缘分飘来,随缘分流去。越是执着,越是失落,因而不得不去明白,抓不住的是总是人心,那唯有坚持自己的本意,做不了离尘,起码守着本心。谁真的能孤独地过了一生,渴求温暖不过是人的本能,但是别让自己扑向了苗火,别为了片刻温暖伤己自焚。

在这一如既往的平日,我却不得不做出决定。不经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扑鼻香,如今的我甚至做不到茁壮成长,渴望阳光的温暖,却藏于那污秽的土壤。一连五个月,来自潜意识的指责,总是无声地鞭策,催促着我去决定从此以后的人生,是苟且偷生,还是不枉此生。

不具备别人的聪明才智,亦不与别人般胸怀大志,但如果连最后的凌然傲气都失去,对于先前所付出的那些,那又是为了什么?不过是看不过这命运的不公,想试着徒手掌握自己的命运。比起绝大部分的人,我已然算是何其幸运。但是过于容易满足,从来都是致命的毒,虽然没有绝对的衡量标准,但是我知道目前为止所感到每一分情绪,其实都是怠惰带上面具后,华丽的演出。目光是如此的专注,戏曲却是如此的粗俗。我所贪恋的,不过是那堂皇冠冕的借口,为我带来名正言顺的怠惰。无关曲目,是我心甘情愿地被困其中,附庸风雅地伴之以舞。

其实,一如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我要的,不过是一个借口。

如今,是该从这一切离席。不该踏步于原地,天大地大,孕育万千风景,何苦畏于风雨,困于如此狭隘的格局?

Advertisements

底线

标准

掐指一算,距离大学毕业已经将近五个月了吧

这段时间,看似很长,却在日出月落之间稍纵即逝

而我似乎已经沉沦这此版沉默的怠惰

眼看着时光无声无息地逝去却依旧无动于衷

我想,若有一天,我依旧站在人生的起跑点

应该也不是什么太令人膛目结舌的事情了吧

成长的速度以一种极度缓慢的节奏进行当中

有时我不禁在想难道此生我就这般苟且偷生

延续着上一篇的部落格文,千遍一律的文章

我想我已经看到那怠惰实体化后血淋的景象

我已经触碰到了自我设下的底线

是时候用了放手一搏、奋力一跳

到人生新的阶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