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6

贰零壹伍(4): 我的铁娘子军团

标准

对我而言,铁娘子的存在,一直都是一种传奇:即使彼此的个性不尽相同,即时彼此来自于不同的生活背景,我们彼此依旧互相包容和理解。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默契,只要她们依旧是我的队员,就真的觉得没有什么难关是能够挡在我们面前。

Capture

关于铁娘子,我一直有着这样的自信。

还想起当初和中学好友说过如此负气的话:“其实大不了就是一个人完成全部功课,一个人完整大学课程。”对于一直找不到有着相同目标,或者拥有相同责任感的队员这件事,我早已感到绝望。要求别人跟上自己的脚步似乎显得自己太自傲,要求自己跟着别人的脚步似乎显得自己太随和。没有共同的长远目标,这样的迁就对谁都只是一种暂时的包容,然而大家心里都清楚,其实到最后谁都容不下谁吧。

这样的伤感,一直到认识了大家才出现了曙光。遇见了大家真的是何其幸运:不见得大家对课业如同我一般那么看重,但是值得我如此珍惜的是,大家对自身的责任绝不含糊。承诺该做好的,绝对会去做好的,绝对不需要我三更半夜突然心有余悸地醒来,赶紧打开电脑把所有的功课都检查一遍才能入眠;也绝对不需要我小心翼翼地去试探究竟对方是否已经把讲稿练得滚瓜烂熟。

和铁娘子相处,一直贪恋的,不过就是一种心安。

一种有她们在,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好害怕的心安。

Capture

大学生涯转眼即逝,期间真的多亏了大家,一起创造了别人羡慕不来的回忆:总是在考试或呈交作业以前赖在娘娘或死肥仔(对我说的是 Adrian Chan 请不要怀疑) 不走,一起温习课业或书写报告;总是莫名突然地说走就走,到餐馆还是商场购物逛街吃饭(请不要忘记你们最高纪录让我空等了你们将近一个小时!),明明上课见面时间那么长,回到家以后还能继续聊天说地 (说起来我都记不清楚电话账单因此上涨了好几倍!) 等等,这些都是别人羡慕不来的回忆。

Capture

毕业了以后,我们各奔东西,在不同的领域上班,在不同的地区继续被各自的人生而努力。我们都认识了新的伙伴,我们都踏入了新的圈子,我们都开始各自不再有着彼此的生活。

CaptureCapture

Capture

 

 

 

Capture Capture Capture

 

刚踏入职场,最不习惯的,就是和同事之间少了我们铁娘子那般的默契。有着铁娘子的那段日子,那办事的那种默契和效率一直都是我最渴望的生活态度。

事到如今,我还总是发着白日梦,想着以后我是否有那样的机会,成立一间大家都感兴趣的公司,让大家再一次齐聚一堂办公处事?往后的事,我们都不得而知。我是否有那样的能力?大家是否还有那样的兴致?甚至,大家是否还一如当初,保持着热络的关系?关于这一切,我们都只能交托时间去见证彼此的改变。

希望那时候的我们,都能笑着和彼此说,嘿,原来那么多年以来,我们之间都没什么改变。

如果别人问起,有什么人事物能够概括我的大学生涯,我会毫不犹豫地说:

铁娘子。

Capture.PNG

 

 

 

 

 

Advertisements

贰零壹伍(3): HELP Resident Gang

标准

贰零壹伍(3): HELP Resident Gang

在这短暂的大学生涯里,我遇见很多很多值得我用心珍惜的人们。铁娘子当然不用说,而另一个举足轻重的存在,便是Resident Gang了。

说实话,我总是想不起究竟是在怎样的因缘际会下,才有幸认识了大家。依稀记得,当初是因为参加了精辩而认识了慧敏,然后再透过她参与他们的晚餐聚会,再往后的日子也和大家越来越熟络。缘分真的很神奇,要不是在毕业前的那晚真心话大分享,我也不会知道原来在大家的心中,我是如此充满了距离感觉 / 傲慢感,更不清楚这样的我还是逐渐被大家接纳成了一份子。

和他们的相处是自在而快活的。虽然这么说很煽情,即时从前的我真的很不习惯群体生活,尤其是规模如此庞大的 Resident Gang (起码对我而言,这团员的数量真的算很多了),但是在他们面前,我不需要多虑大家相处在一起时有没有话题啊、最近有没有睡和睡闹不愉快啊、等等诸此类一类的烦恼,我真的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好。虽然鲜少在课业上合作(毕竟我有了铁娘子嘛,嘿嘿),但是话题活动外出依然没有减少,这样的相处模式,真的让我感到很珍惜。

幸好有他们的出现,让我的大学生涯并不局限于课业,让我学会放慢脚步去探索这世界。

第一次不再那么抗拒远游,和朋友到马六甲吃喝玩乐。

Capture

第一次和朋友在新年前还来了个拜年晚会,在餐馆热闹地吃火锅。

Capture.PNG

第一次和朋友在开学前就迫不及待地见面,然后再一起远游泰国。

Capture

第一次和朋友在毕业之后来了趟柔佛之旅,南下到朋友的家乡游玩。

Capture.PNG

第一次和朋友在毕业之后还念念不忘聚会,各奔东西的大家还抽空约出来见面。

Capture.PNG

很多很多的回忆,因为有他们的参与才有了意义。真心希望大家即时各奔东西,也能依旧维持如此热络自然的关系,再见面能够聊天说地,在各地也能为彼此加油打气。

真心感谢2015的完美落幕,这剧场里有他们每一位的倩影,大家都约好了下次见面哦!

Capture.PNG

贰零壹伍(2): 5th ASEAN Regional Union of Psychological Societies Congress

标准

贰零壹伍(2): 5th ASEAN Regional Union of Psychological Societies Congress

HELp

我着实没想过我能够站在那样的舞台,去呈现用了将近一年(好啦我是夸大了期限)来完成的毕业论文。毕竟那时候的我对于自身的毕业论文,并没有太多的信心:不过就是个为了能够让我顺利毕业而挑选的题目,我究竟有什么资格站在那样的平台,和其他对各自的研究领域抱着热诚的学者,一起呈现各自的论文呢?

但是既然指导教授对我有着一定的信心,抱着各种复杂的心情,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去申请参加那样的学术讨论会。也因为这样,我必须赶着在新年假期期间就完成了毕业论文的大纲,也必须在新年假期结束的当下,就完成了所有的申请手续。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我投下了那份申请表格,然而殊不知,还真给我成功获得了出席第五届 ARUPS 学术讨论会的机会?!

Capture

一切都来得太多,让人感到措手不及:首先我必须比起同届的学生更早完成手上的论文,同一时间安排好前往新加坡的形成,同一时间也必须完成其他科目的功课,兼安排好补习班的补习课程表等。只能说为了这么一个意想不到的幸运,前期的准备功夫还真是一个都不能少啊。

就是这样,我和其他的伙伴们,就这样一同踏上了这段新鲜的路程。

 

那也是我第一次踏上新加坡这片土地。一如传闻那样,那里所有的一切都和马来西亚有着明显的落差。无论是社区的治安,街道的清洁,还是车辆的数量,都保持在一种让人感到刚好的状态。虽然我对于那样过于严谨的城市多少感到一些压抑,然而往好的方面思考,与其像大马国民般肆无忌惮地破坏环境,还不如学邻国的政策来的好。压抑和破坏,两害取其轻嘛。

Capture

而在学术论文举办期间,所看的一切,都是显得那么新鲜:在那里我看到来自亚洲各地的教授和学生们,全新投入在他们的演讲之中,和大家尽情分享各自的学术研究成果。他们演讲的神情,举手投足之间都显示出他们的专业和态度,那是一种我名为热诚的态度,也是我所欠缺的态度。我深知自己不过是为了交功课才选择了那样的论题,然既然都选择踏上的这样的舞台,也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庆幸的是,演讲的过程尚算顺利,没有出现太大的差错。唯一让我感到心有余悸的是,为什么到了我那一场,出席的观众数量突然暴增?!吓!死!我!了!

Capture

Capture

不过万幸万幸,这场学术讨论会还是顺利地落幕了。真的跟感谢在这期间大家所给予的支持,无论是我的指导教授 (Dr. Ng) 学长学姐们 (Sok Qun, Brenda, Zi Qian, 等等) 铁娘子 (Jookei, Hui Min, 等等) 同伴们 (Adrian Chan, Gary, Chee Wei 等等) 我想我是没有办法顺利完成这段旅程的 =]

CaptureCapture

Capture.PNG

贰零壹伍(1): 新年聚会

标准

想好好地写下一篇部落格文,去回顾有关贰零壹伍年的各种回忆。或许经由这样的方式,可以借机审视在这一年以来,我究竟成长了多少,也体会了什么。于是我觉得以时间为主轴,细细写下贰零壹伍所发生的种种。而第一篇,就是关于精英大学的新年庆典!

HELp

还记得那时候的我,对于这样的大学生活还不算感到太满意。

总是觉得这样的大学生活,和我幻想中的那景象,落差也太大了吧?或许我本来就渴望群体生活,然而事实总是事与愿违,皆因精英大学那允许学生自由选择科目的制度,让大家在大一之后就逐渐渐行渐远。有着相同兴趣的同学自然会在班上常见面,然而有着不同的方向的人们仿佛就此失联。不奢求大家都能够成为无话不说的好友,然而仅仅是打招呼的关系,对我而言又感到太冷漠。抱着这样若有似无的感叹,不知不觉地,我也来到了大学生涯的最后一个学期。

总是觉得离别在即,除了大一那年的迎新会上,大家就再也不曾有过任何大型聚会,让同一届的精英大学心理系校生齐聚一场,在彼此在大学生涯中写下一篇无悔的篇章。与其抱怨,让一切幻想都只能是长空想,还不如着手策划,努力实现心中那小小的愿望。于是有了这么一场聚会,于是有了这么一张,我个人觉得还蛮经典的大合照。

很感谢在这段过程中,依旧有着铁娘子们的陪伴。策划任何一个活动,从来都是吃力不讨好的苦力活。尤其那时候,大家都正忙着个各自的毕业论文,谁也无法抽空去帮忙策划这项活动。也许大家对这样的活动深感兴趣,但最终依旧落得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地步。然而铁娘子们依旧陪着我,承接了这份责任,最终还是成功实现了这小小的愿望,让大家再一次聚在一起吃喝玩乐,再来一个大合照。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在毕业以后,大家都已经劳燕分飞,往彼此各自的梦想再一次踏上旅程。在往后的日子,和谁还能聊得热络,和谁已经完全失去联络,关于这种种我们都不得而知,也无法预测。然而还是真心感谢,在这短暂的大学生涯里,有大家的出现 =]

HELp感谢铁娘子和朋友们的鼎力支持!真的很庆幸在大学生涯里,有她们的陪伴,让一切不可能的,都一一实现了。

 

电影观后感:Burnt (2015)

标准
电影观后感:Burnt (2015)

看了一部被一位朋友强力推荐的电影,一部关于厨师在各种堕落以后再一次重新振作,为他米其林三星的梦想而坚持努力的电影 —— “Burnt”

单纯从旁观者的角度去审视这部电影的各种细节,个人觉得一般民众没有办法和故事里的各个角色产生共鸣。不管是男主角先前自甘堕落的原因,朋友们无限支持的理由,都让人有一种交待得不够深入的感觉。故事的铺陈有点太冗长,然而无法交待清楚每一个细节的前因后果 ——为什么在功名利就以后就此自甘堕落,为什么最终大家还是选择无条件相信他的每一个决定,他先前的技术究竟有多深厚,为什么最后被其中一位同伴突然地背叛,等等等等。

我总有一种,维基百科的摘录要点竟比电影还齐全的感觉。

然而从个人的角度去审视这部电影,又有着全然不同的感受。关于进食,关于下厨,我一直都有着太多的疑惑:为了体现关于下厨的用心、食材的美味、烹饪的技术、用餐的态度,在餐厅的每一个细节都不得不追求完美这个境界:用尺衡量每一个餐具之间的距离、用熨斗仔细熨烫过每一个桌布餐巾以确保完全平顺毫无皱褶、每一个失败的作品一字不说往垃圾桶里送等等。有时候,我不禁在想,这样真的有意义吗?

吃是一种享受,但是为了追究极致,人类究竟得付出多少的心血,甚至代价?纵然食材已经失去极致的新鲜,但是对于平民百姓,那依旧能让一家大小果腹三餐;纵然餐具之间失去绝对的距离,若然抱着开通爽朗的心情,难道这会严重影响那人用餐的愉悦?还记得有这么一本书写着:“你在意什么,自然会被什么控制着。在意金钱的人会在意银行账户里的数字,在意伴侣的人会无时无刻地注视对方的一举一动,在意美食的人会在意吃进嘴里的食物所带来的感受,而在意享受的人当然会在意一切影响到他们所享受的一切。”。关于那句话,在看着电影的同时,再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只有在意极致的人,才会被那极致的准备影响着心情吧。有时候我会迷惘,在米其林三星餐馆里用餐的人,在意的是什么?在那里上班的厨师,在意的又是什么?

所有的严谨,都体现了厨师在经营一间上流餐馆的用心,诚心诚意地希望每一个顾客从踏进餐馆的瞬间,都能在往后想起的时候,依旧对那里的一切念念不忘。或许我不能理解追究极致的意义在于什么,但是我总是敬佩于他们追求极致的毅力和坚持。若非这样的坚持,大众怎能发现,原来日常所见的食材竟还有隐藏着如此的口感和美味;若非这样的坚持,大众怎能发现,原来下厨也可以是一种艺术,让进食都成了一种感官的盛宴。

对我来说,过于追求极致是一种病态;然而单纯追求美食的理念而为其拼搏的毅力,却总能让人为之动容。

(读回自己所写的东西,发现还真是一篇语无伦次的文章啊)

若对这部电影有兴趣,你可以点击以下链接哦:

http://www.subsmovies.com/watch?movie=2503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