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6

恭喜你毕业了!

标准

恭喜你以一级荣誉学位的身份毕业啦!好啦,废话不多说,除了那些已知的事实 (如:或许不高但是起码是令男人感到憎恨的富帅啦,在厨师这个领域异常地认真啦,等等) 最想说的是:我真的没有想过我和你可以在中学毕业的六年以后,如此这般地聊着家常闲话。

一开始,每次你分享关于你在异乡所见识的种种趣事时,我总有一种类似失而复得的情绪

一种哇塞,明明以前上课的时候根本也不会特意多闲聊几句

现在竟然能够约着出来见面、甚至还出席你的毕业典礼

关于这样的转折,我只能说缘分这种事还真是神奇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庆幸有你这位朋友和我分享种种趣事 – 然后 – 没然后了 – 一个大男人就不要太煽情了 – 反正我等你开餐厅再权利押注在你身上就是了 – 这就是我对于你这位未来厨师之星最大的支持了 XD

Again – 毕业快乐!

WhatsApp-Image-20160528

F*** 站在你旁边真的吃亏死了 显得自己又胖又丑 算了 看在今天你是主角的份上 就放过你好了

Advertisements

晚餐

标准

上班也有将近一年的时光。从当初的傍徨,到如今的习以为常 – 再怎么不习惯,如今朝九晚五的生活节奏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一种日常。由始至终,我依旧极度厌恶困在车龙中,那眼看着时光溜走而你只能手足无措的感受。从前还在上课的时候,总是下课钟声未响,座位上早已不见踪影 – 原来早已跑向车子扬长而去了。往后上班了,不能再如此地任意妄为了,但为了避开那日复一日的车龙,我还是一样宁可呆在办公室中,继续和报告厮杀拼搏。

然,日子一天一天地过,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已有好久好久,我再也没有好好地和两老围坐在餐桌,共享一顿简单的晚餐。他们早已习惯为我留些汤饭,而我却总是在菜肴都失去了温度以后才抵达家门口。偶尔没有胃口,便任由那饭菜继续摆放在餐桌上 – 第二天,总是有人会帮我收拾收拾的。

直到前些日子,婆婆得知星期一便是公共假期。周六上午便问说,三天假期,有没有和朋友出门逛逛?想了想,便回说周末大概会出门一趟,但是星期一应该会呆在家休息吧,毕竟周二还是得上班啊。
对于那时婆婆的提问我也没多想,直到周一中午,到了厨房随口问了说晚餐吃什么啊,才知道原来这两天她都在想着晚餐该煮些什么给我才好。“晚上煮吊片闷猪肉啊 – 你前天不是说星期一会呆在家不出门?所以那天晚上就开始泡吊片了。你都不知道现在的吊片都并不如从前鲜了,要泡好久才能泡软呐。今晚就别出门了,好好在家吃饭吧”。

婆婆常常说,年纪大了,记忆不好使了,很多事情渐渐记不住了。但是偶尔吃到她一道心血来潮烹煮的新菜色,赞了一声好吃,往后便是预了,该是一连几天都会吃到这菜肴了。直到大家连连喊腻了,才善罢甘休。
但是一阵子以后,还是会在餐桌上看到那菜色的踪影,而婆婆总是那句:你当初不是说好吃吗?

我想,三言两语 – 都足以让我明白我是一位多么幸福的孩子了。

Cap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