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6

失败者的独白

标准

十二月份特别容易沦落成了一个过度多愁伤感的季节 – 曾经某个日子那特定的数字还封印着我最不忍回首的一段往事 – 同时间也总让人不自觉地频频回顾过去三百六十五天所有大小事。十二月份本该充满喜庆的氛围,却总有一股忧郁藏在某个角落里,养精蓄锐,伺机而动。面对这样的局面,我试过逃避,也企图忽略它的存在,但是它的形影不离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面对心魔,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拥抱和接纳自己所有丑陋懦弱的一面。

否则,一股劲地逃避,即使躲到了天涯海角,心魔还在,我也只能是那最无能的自己。

于是我尝试正面直视心底最深处的心魔,用理性而公平对等的视角去看待它的存在。来不及说些什么,心魔便开门见山地问,如果要用一个词汇好好地总结二零一六年的心路历程,你会选择哪一个词?身为我的一部分,它早就知道答案了,只是等着我亲口去揭晓而已罢了。

“停滞”。

我轻声说出了口,如细雨轻叹,如肩扛万山,两个简单的汉字一针见血地总结了过去一年所有的大小事。这段时间,我看似经历了很多,但这些不过是门面功夫做得更熟练的证据而已。我一直都明白,这一年,其实我压根儿没有什么值得我去骄傲的成就。

“完全没有”。

心魔继续聆听,而我越发滔滔不绝地宣泄,像是恨不得把这过去一年内葬在全身上下每一处的烦躁感,都倾盆而出。社交圈子的狭隘,工作能力的停滞,感情世界的空白,周末时光的空虚,这一切一切,都成为了那股烦躁感的来源。最令自己打从心底鄙夷的是,我明明知道问题的来源,却选择漠视一切。于是问题宛如滚雪一般,或许缓慢,但是确实地日益增大。最终把自己葬身于那一望无际的冰冷灰白之中。

“实在不思长进”。

的确如此。像是习惯了用成绩单上的数字去衡量努力和回报之间的多寡关系,从前的自己也只需要在意那冰冷的数字是否令自己令别人令大家满意。生活被简单化,身为学子所需要尽本分的事就是考好试,做个好学子。行,在这点我做尚算令人满意,满意得差点把自己骗过去,觉得如斯方式的努力,就是为自己人生尽责的一种表现。但是毕业了以后,人生控制权宛如天降一般地返回手里,你才突然发现……

“发现没有目标的自己,现在也不过如鼠蚁般苟且偷生而已”。

心魔突然地冷笑,狠狠地总结了我目前的生活状况。一丝安慰成分都没有,完全不留颜面地说了那样的话。刺耳,但是真实得让我无法反驳。毕竟有时候我看着街上慵懒的野猫,心想或许我们两者之间的分别,仅仅是建立在生物结构之上而已。心魔继续冷笑,或许觉得这样的对白即使持续下去也没有意思,像要赶紧结束对白似的,问了一句:

“愿意和我对谈,是要证明自己有改变的能力,还是不过是要让自己自以为总算为了目前的局面做了些什么,结果最后不过什么都还没做就直说无能为力,还打算厚颜无耻地说起码最初我正视了心魔正视了问题,用这样的方式去包装自己那令人作呕的一面?”

我看着它,不亏是与我共存的魔鬼,什么念头都逃不过它的双眼。正想说些什么,它便伸展了身子,说:

“你的答案是什么与我无关,我不过是因你的念头而持续地存在”。

“反正我的出现就是你最无力反驳也最无法掩饰的证据”。

“关于你,不过是个庸碌无为的失败者,的证据”。

 

它如烟般地消去身形,而我知道,它不过是暂时消散而已。它总会在我找着镜子的时候,在镜中的眼眸里再次出现,玩味而恶意地凝视着我。对话以后,如果无法振作……

“嗯,就如你所说,那样的我不过就是一名失败者而已”。

 

“但是我想一年的惩罚就足够,我可没有那样的勇气去成为失败者,再和你共处一辈子”。

我听见我的声音,希望不再只是说说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