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之不散的阴郁

标准

这周末过得很任性。

奇怪了,我怎么用任性来形容我的周末呢?什么时候在周末不检查电子邮件、不在家完成公事、不继续为事业拼搏这件事变成是一种任性的表现呢?

或许是从工作量变得开始不胜负荷的那刻开始吧。

我变得无法不让公事在周末的时候影响我的心情,总是在周末清晨醒来的刹那间就开始想着未完成的公事。在休息和公事之间开始挣扎,然后开始厌恶这样的工作环境,也厌恶不能好好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取得平衡的自己。开始受困于这样的负面情绪而无能为力,开始让这样的负能量失控而影响我的日常生活和思绪。

这段时间,我不断地在考虑,这样的困扰,究竟是现今社会的一种常态,还是我个人懦弱无能的表态?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传奇用他们的一生去证明,我所面对的烦恼不过小之又小。即便那样,我依旧无法为自己填满正能量去面对工作上的大小事务。

说白了,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逃避。逃避让我喘不过气的这里,逃避让我胆战心惊的来信,逃避着懦弱无能的自己。只是骨子里的那股傲气又绝不允许自己真的临阵退缩,毕竟努力了那么久何不再坚持多一下。

或许再多一下,一切都会好转呢?

但是那一下那瞬间,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呢?

不喜欢如此负面的自己,不喜欢让本该充实的生活变得如此消极。

其实倘若不狠心做好决定,关于该是好好在这领域继续拼搏,还是转移阵地重新努力,这样的恶性循环永远都不会停止,只能这样继续下去。

二月的我,总在这样的情绪中,困住而无法脱离。

dark.jpg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