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8

那折断的线

标准

像是某个保险栓,忽然之间,发出“砰”的一声,折断

那是某种自我保护机制启动的声响,警示着灵魂和意志随时崩塌的可能

或许事情的发展根本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糟糕

但是理智的无能为力,只能让情绪幻化成一望无尽的流砂

你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只能缓缓向下沉陷,沦陷,深陷

直到黑暗充斥着双眼,耳边的寂静和沉默也开始震耳欲聋

直到全身上下都被一种阴郁深沉而凝重的气息紧紧地包围

阻挡着所有阳光的渗透

隔绝着所有人们的问候

在那流砂里头,暗黑气息之中,连放空都变得太奢侈

一旦放空了脑袋里的所有,仿佛像是撬开了细微但纵横交错的细缝

任由周遭那黑色的气息急促而激烈地浸入

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胞,都染成一样的颜色,一样深沉而阴郁的颜色

像是成为了它的分身,连想法都同化成了绝望的笑声,咯咯,咯,咯

 

 

到底还有没有逃离这里的可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