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9

沒那麼簡單 就能找到聊得來的伴

标准

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如此地渴望藉由文字來讓自己沉溺在混雜的思緒里。像是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不如意, 但回頭想想其實這些真的都不算是什麼大事。只是來不及釋懷,又迎來新的情緒波動。這樣的起伏都快超出我能掌控的範圍了。那就讓所有的思緒都失控吧。讓一切紛紛擾擾的思緒都藉由一字一句長出翅膀, 自由地紛飛吧。

像是新的工作。絕對稱不上不開心, 但是開心和成就感的成分比我想象中來得少, 少得太多。究竟是為什麼呢。也許是還不習慣在職場上因為少了聊得來的伴油然而生的寂寞。似乎每一件事情都是孤軍奮戰,雖然勝任不了這樣的工作強度,但是少了人能夠一起發發牢騷談天解悶,無論身邊的同事再怎麼親切,總歸少了一種歸宿感。一種我終究不屬於這裡的歸宿感。朝九晚五地打卡上班,出席或缺席大概都不會讓誰注意或過問。人來人往之中, 我不過就是其中一個既存在也不存在的個體。似乎大家都保持着親切而疏離的關係。其實這也是人之常情, 其實這才是真正的職場生活, 只是我到了這個新環境才認真領會了這個道理。所以我只是還需要些時間去適應這樣的人際關係。其實這樣也好, 合作關係變得純粹, 大家都只需要把手頭上的分內事在不引起任何軒然大波下順利完成就好。這樣就好。我告訴我自己, 這樣挺好。然後在先前的時光用了比別人高出幾倍的努力換取了如今的工作崗位和地位,我也不再需要如先前那份工作般,總是加班到不見天日。但是得到寬裕的時間同事, 朋友們的職場發展卻正步入正軌, 我有了時間和大家見面的時候, 大家卻不得不在這段時間更多拼搏地上班, 再拿僅剩的時間去陪伴另一半。第一次因為有了自己的時間而感到心慌。慌得總是胡思亂想, 但想法卻總是沒有明確的方向感。就只是純粹地腦袋在轉,在轉些什麼勁兒我也毫無頭緒。結果工作量不大的我卻更感疲憊。難道這就是寂寞作祟嗎?多少年以來早與孤單為伴, 而孤單終究敗在寂寞之下了嗎? 嗯 原來我也需要個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