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20

迟来的反思,关于二零一九

标准

这是迟来的一篇反思,关于我的二零一九年究竟过得有多安逸这件事。

【事业】

二零一八年年末,我终于离开了服务了三年半的公司。那时候经历了太多动荡,不管是前上司的悄然离去,管理层的无能为力,客户的无理取闹,还是前景的一片茫然,各种因素总让我觉得,嘿,大概是时候离开这个地方去追求不一样的刺激了。面试了大概四份工作,因缘际会下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来到了目前这间公司。

老实说,我一直觉得我是个收到老天爷眷顾的孩子。

因为师姐的缘故,我才有机会在前脚踏入深渊的时候,及时在交上工作合同的时候碰到了我目前这位上司。事后才从各种管道听说,如果当初我交上了先前那份工作合约,而不是在目前这件公司上班,那么我去年的职场人生绝对会是另一种无法想象、惨不忍睹而怨言满满的面貌。或许是老天爷不忍,因此安排了师姐在那时候及时出现,向我目前的上司推荐了我,我也才因此有机会过了闲适安逸的一年。

是闲适安逸,而非过关斩将浴血职场斩荆披棘的一年,是真的异常闲适安逸轻松自在的一年。

一开始的时候当然也经历了一段适应期,不管是面对着全新的同事和工作环境,还是全然不同的生活节奏,最初的那三个月,虽然我外表上没有显露出太多引人猜疑的表情,但是那段时间总会在某个瞬间突然意识到,嘿,目前的生活和以前相比,还真是有巨大的分别呢。

或许没有了客户几近蛮横的要求,但必须学会在各个高层中小心翼翼地周旋。

或许没有了营销额方面的压力,但必须学会让自己的报告在内部凸显其价值。

或许不必再和战友夜夜加班,但在这里同事们的关系在下班后就是各自回家。

这就是生活啊,在失去中获得些什么,从来没有人能够把一切都尽握在手中。

虽然二零一九年我在能力上没有太大的突破,不过总的来说还算是挺有收获的一年吧:有个异常有耐心有担当的上司,在你需要的时候绝对会义不容辞地挺身而出;队友们虽然性格各不相同但都能和平相处,虽然关系不至于密切得会在下班之后私聊或聚会,但至少在上班时间如果碰到了什么好康也绝对不会独享;形象重建的过程还算顺遂,在不算太长的期间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对我的出事能力虽然不至于到高度赞赏但至少目前为止没有收过任何投诉或弹指,也算是好事一桩;即使我行我素也能被大家接受我这挺特别的存在,需要大屏幕就从家里办了一台放在办公室,下午觉得昏昏欲睡就直接设了计时器趴在桌上小休;能够定点吃午餐并且准时下班,有充裕的时间到健身房运动后回家耍废看看影片或出门聊天。

这样的生活素质,让换新工作这件事,显得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很多很多,真的没什么好抱怨的。

【家人】

家人的相处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大家依旧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维系着亲密而疏离的关系。和别人相比,我们说不上是无话不说亲密无间的家庭关系 – 从小大家就不常一起吃晚餐,脸去健身房也都各自有各自的时间安排。母亲依然是烈火女子为着大家燃烧生命似的但也偶尔会为了婆媳问题暴走,父亲依然是那张永恒的扑克脸却会在谈着鲤鱼和日本威士忌的时候笑颜展开,两老的身子依然还算硬朗还能走出家门散散步,而弟弟则是在有了女伴后渐渐显露出更有担当的模样 (应该吧)。经历了外公外婆去世的事件后,我变得会更主动联系其他亲戚一起到我家聚会,更常拿起手机偷怕亲戚们的互动,更频密地和两老说想吃某某拿手好菜,毕竟长大后最害怕的遗憾就是独自一个人在长大的同时家人在你背后渐渐衰老,而在你慕然回首的时候才发现连面容都变得有些陌生得可怕,不曾幻想过得皱纹和银发渐渐以难以察觉的速度浮现在他们脸庞,而在岁月面前的我们除了接受以外毫无办法。既然阻止不了衰老,既然躲不开分离,那就趁现在更加珍惜还在身边的每一位吧。

【友情】

也因为有了更充裕的时间,也因此能够和一些渐行渐远的朋友重新维持联系 (虽然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大部分的聚会都无酒不欢,真担心我的肝会因此硬化碎裂啊)。和前同事聊着各自在离职之后于新公司的各种新鲜事,聊着老友们最近的近况,聊着谁和谁的恋情终于决定升华到婚姻步入礼堂,聊着各自的未来走到了这个年纪究竟是有了更清晰的方向还是依然在分岔路面前裹足不前。一直都为此而感到庆幸,交心的朋友都依旧出现在彼此的生命,而相较以前而多出的时间让大家能够更常齐聚,而走得更熟络紧密。有人渐渐走进你的生活,当然也会有人渐行渐远。怪不得谁,有时候就只是缘分渐渐消耗殆尽,注定曲终人散之后留下美好回忆。但不管是谁还留在身边,或者谁已经渐渐走到另一个社交圈,都感谢这些人在我二十六岁那年,留下色彩鲜艳的那一抹,才构成了光彩夺目的年月。

暂时就写到这里吧。二零二零年请多多指教,会努力重拾以前月更部落格的动力,再接再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