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20

Elite: 关于父母对孩子的影响

标准

这部连续剧里,每一位角色的父母都对其人格的塑造形成莫大的影响。生长在传统穆斯林家庭,却同时有着同性恋身份,让他长期活在极度压抑的家庭氛围里。无法坦荡地展现自己的真实性格,明明在同性恋人面前是位挺开朗挺有耐心沟通的人,却在面对父亲对于宗教教义的坚持面前显得异常沉默。父亲不愿通融,孩子放弃沟通,即使对于彼此的关心还在,但终究还是敌不过每一次见面彼此相处的摩擦而渐渐淡薄。剧情夸大了吗?在我眼里他们的关系倒是确实反映了真实世界里许许多多的父子关系。刚强的沟通方式,少了柔性的理解,自然多了没必要的摩擦。亲情和血缘的羁绊怎么深厚,也随之磨损得越来越薄弱。念着彼此之前的父子关系,为了避开实在难受的争执,其中一方甚至两人都选择沉默。不说你不想听,也不听你想说的,彼此活成了平行线。虽然能明白这父亲的心态,但不能理解这父亲的姿态。

活在这世上啊,我总觉得最没有必要的心态,就是强求别人活成和你一样的模样。对方是你再怎么亲密的人也都一样。无论父母伴侣孩子朋友上司下属,每个人都是独立而特别的存在,都必然有着和你不相同的地方。喜好,信仰,理念,梦想,能碰到相仿的,必然值得珍惜,但碰到相反的,也该诚心支持。没有伤害或打扰到任何其他人类/生物的理念都该得到支持,人生那么短,何必成为别人人生的绊脚石。而其中,父母的不理解,则是孩子人生旅程中,最尖锐也最难跨过的障碍吧。

父母与孩子啊,总是在放手和照顾之间,于孝顺这天秤之上,摇摆不停。

希望不要以爱之名彼此伤害。真正的关怀从来都不带有强求。

Elite: 关于看穿别人的伪装

标准

最近因为突然呆在家里的时间变多了,在足不出户又无所事事的情况下,我竟然连着看完了一套外国戏剧【Elite】。距离上一次追剧这行为还真是隔了一段时间,但总觉得每一次能让我如此坚持看完的电视剧都有一定的内涵和水准啊,这点还是挺引以为傲的,关于我慎选连续剧这件事,毕竟重质不重量嘛。

趁这一次居家自我隔离这段时间,把依旧残留在脑海中的观后感细细写出来吧。

【关于看穿别人的伪装】

几乎每一位角色都有各自向外人伪装的那一面:看似毫不在乎的神情其实内心早已支离破碎,潇洒坦荡的背后其实内心早已经对所有的一切彻底放弃,无微不至的照顾其实是为了在对方身上得到利益,各种伪装在每一个角色的脸庞覆盖上难以看穿的面具,于是每一位角色都几乎将这么一个伪人格出演得逼真,直到自己开始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那个曾经快乐无比的自己。

逞强。多少人其实习惯了在别人面前逞强,不甘示弱也好,不希望自己的烦恼对别人造成困扰也罢,随着年纪增长,逞强的心态莫名其妙地比以前来得更加强烈。有时候逞强久了说不定能够演变成坚强,我不否认有这个可能性,但是更多的实例,却是在维持着面具的完整背后,里边却已经布满不堪一击的裂痕。直到看穿你逞强那一面的朋友出现。怎么了,别笑了,太假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吗。被人看穿的当下或许阻止不了崩溃的感觉席卷而来,但是正因为面具出现了裂缝,更多的阳光才能穿透进来。但,谁又能真的将所有的伪装都一眼看穿?

在这部连续剧里,某个角色在青春年华的岁月里被通知患上了癌症,面对着化疗所带来的副作用,感受着身躯渐渐变得虚弱而不受控,他被生理上的衰弱和苦痛在每一分每一秒细细折磨。几乎所有人都让他乐观坚强,这很正常,谁希望病患在这种时刻对未来感到绝望?但是其他人如此的期望几乎堵住了他所有原本可以宣泄的负能量,最后在心中变质成了自暴自弃的绝望。只有和他相处了十几年的朋友看穿了他演示的潇洒,在他暴走将朋友推开的时候,一把拉住了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尽情地哭了一场。将这段时间所有的隐忍和内心的自我毁灭,就这样软弱无力地埋头靠开朋友的肩上,尽情地哭了一场。而在那一刻最最脆弱的时候,是朋友坚挺地站着,让他靠着不倒下。世界渐渐崩塌,而朋友依然还在。

那一幕对我而言是异常动容的,因为那样的互动在现实生活里是稀有而弥足珍贵的。足够了解你的朋友是否还保持联络呢?如果自己身上发生了异常难受的事,是习惯了自己一个人消化情绪呢,还是心里知道总有一个人愿意听你倾诉呢?关于成长,很多人学会将重任承担,努力活得让别人放心让别人直到自己的生活还不错过得去。而多少人又被教导,若对方不主动诉苦,就别去触碰对方那伤口,有时候沉默就是一种守候。

而我想说,这世界因为太多的自我设想,而出现了太多错过,导致事态越发严重。

总觉得这世界上最没有必要的,就是明知道对方可能在苦苦挣扎,却选择不主动。

不主动问候,不主动伸出援手,碍于面子啊礼节啊关系啊等等的,选择了不主动。

说不定那一刻,你转换念头,认真诚恳地问候,就能把一个人从苦海拉到了港口。

关心从来都不该是过于沉默。

一场又一场的聚会

标准

【太多聚会】

一个周末里出席了四场聚会。

星期六连续三场和不同时代的前同事们聚会,星期日和大学时期的一位朋友叙旧。

真的差点把自己累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甚至累到出现错觉怀疑今天是不是周末。

一觉醒来被自己这个无稽念头给弄懵了,然后不知觉笑了笑,怎么自己的年纪甚至都还没碰到三字头呢,整个人却活得特像老头呢。虽然能够和前同事继续维持保持联系这件事的确还不错,但是蔓延在四肢的疲劳感却也十分真实。而令人更困扰的是,就是这无疑牺牲了我呆在家陪着两老和家人的时间。

【陪伴家人】

老实说,我家人之间的相处和别人相比的确显得有点生疏。就我而言,我并不会主动和家人分享我的工作内容和提及同事之间的趣事,除了小学时期就认识的那几位朋友,我父母应该也说不出我在外头到底交了什么朋友 – 就是那种万一今天我出了什么意外被送入医院,病房外的大家并排站着说不定还会在心底稍微纳闷着这些人到底都是谁啊。嗯,就是这种程度的不了解。虽然这种不了解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我们在日常相处上的不熟络和距离感,但家人依旧是家人,彼此的在意和关系都来自真心,我弟要我回家载他看医生也只是一封短讯的事,我爸也默默地为我们两兄弟做了各种安排打算,我妈在维持一家如常运作这件事当然扮演着无可取代的角色。但是啊,说不定是年纪渐长的关系,总觉得还能一家团聚的日子其实总在后知后觉之中渐渐变得越来越少。即使原本的互动就有点疏远,但在上班以前日常相处上还是挺常见面的。自从我和我弟上班之后,后来他有了女伴而我和朋友的聚会变得更为频密,即使在家待着的时间也一并骤减。因此有时候收到朋友的邀约,在答应赴约之前心里总是有着隐约的愧疚感。唉,时间怎么就是那么少呢。但或许因为时间是个极其有限的资源,你才懂得谁比谁更值得你的关心和时间吧。

【莫名收到前同事的新居入伙烧烤晚餐的邀约】

老实说收到邀约的时候是挺惊讶的,在我的认知里,我们俩似乎没有熟络到会被邀约到这样的场合吧。虽然说不上是十分熟络的关系,但是当年在前公司上班的时候,他的存在确确实实成为了我其中一个认真上班的理由:相仿的年纪在相同的工作环境有着相似的升职速度,虽然因工作性质而幸运地免去竞争关系,但他的拼劲会不断地提醒着我不要安于现状而是更要把握当下努力上进。因为这一层鲜少人知的原有,我还是选择了赴约了 – 即使他的新居真是……其娘之地远啊。

最令人崩溃的,还不是这超乎我平时限度的驾驶距离,毕竟我前下属很善心地愿意载我一程。而是我不知道哪来盲目的信心,竟然相信那班活得潇洒自在、秉持着“没有确实计划就是活动计划”原则的家伙会好好地安排这烧烤聚会。我简直就是天真得太可笑了。烧烤聚会欸,传说中吃力不讨好,一不小心就成为了【一小部分人被迫牺牲小我只为了成全大家的晚餐有所着落】这悲催的局面。而碍于实在看不过眼兼体谅主人家分身无暇的苦楚,千金少爷如我还是选择了去帮忙打杂。嗯。就是负责起火啊打炭啊烧烤啊清理啊等等。嗯。就是以受邀作客的身份去处理这些繁琐的事情。也不是不愿意,只是觉得既然要成为东道主,最基本条件就是尽量不要怠慢待客。还没赴约的前几天,我已经大概设想这主人家大概也没什么时间亲自去买食材并且腌制吧,所以还特地打电话过去分享一下我先前到哪个市场可以购买已经腌制好而且味道还不错的烧烤食材。嗯,我果然还是准备功夫不到家啊。

忽略这段烧烤过程不说,能够受邀平且和其他平时较少见面的前同事聚一聚还是挺不错的。叙叙旧,聊着各自的目前的生活和对未来的憧憬,几杯酒下肚了以后开始起哄尽兴,虽然吵吵闹闹不断挑战我耳膜的容忍度,但是总得来说还算是愉悦的一场聚会吧。

那一晚最神奇的对话,莫过于和我前同事的妻子聊着前同事的生活这件事情吧。我还开玩笑说,换作美剧的狗血情节,这大概会被编剧写成被朋友邀约然后在聚会碰到了温柔婉约的朋友妻子并且发展了违背兄弟情谊的不伦恋情吧,简直笑惨!当然我们并没有这些心思,只是纯粹稍微远离了聚会最热闹的中心点,稍微站在外围稍息的同时聊聊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深情和关心往往很容易透过担心的语气而透露无遗。聊着前同事在那公司长时间加班的心酸,被通知升职时突然泉涌而来的压力,之前为了在喝酒的场合不扫大家的兴致而逞强喝酒最后发生了意外等等,透过他最亲的伴侣用这样的角度去更理解我的前同事,这样的交流真的很奇妙,事后想想都觉得有点搞笑。无论如何,对于他能在人海茫茫之中碰到到了如此无条件支持他的伴侣,真的由衷替他感到高兴啊。

真的很庆幸,能够在那样的公司开始我了的职场生涯。过程当然不算轻松,但是也不是谁都能在职场上碰到能够称兄道弟的朋友。而我,难得拥有此等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