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未分类

2019 全新的生活

标准

二零一九年 开启了我全新的生活模式。离开了呆着至少三年半的前公司,如今我在小黄人 Digi 公司迎来全新的工作伙伴和企划项目。从先前工作时间弹性非常大的上班模式,转换成如今朝九晚五的固定上下班时间,其中利弊的转变还真是需要时间去适应适应啊。不再能够随心所欲地想去就去健身房,用餐不再那么便利,上下班面对堵车的时间变得更常,和同事之间的相处暂时没有以前那么熟络,上班用的软件比想象中来得更陈旧,生活消费突然变得更高,还有很多很多事情的转变都让我变得有些手足无措。

但这就是人生,不是吗?

既然觉得先前的人生过得太舒适太惬意,既然决定了不要再活得一成不变得过且过,既然决定走出舒适圈创造全新的生活,那就敞开心胸去接受生活每一刻每一处的改变。无论好坏,都全然接受而无怨无悔。

不踏出这一步,不走入全新的环境,我永远都不会知道总是被前同事赞赏这件事,是否真的确切反映了我的真实实力。

2019,希望我能够再一次地提升我的实力,生活得充实而愉快!

Advertisements

第二次面试

标准

一如我一直深信着的那样,我算是个蛮幸运且深受上天眷顾的孩子,在第一次工作面试失败了以后,紧接就迎来了第二次的面试。这一次呢,是一间来自本地银行的面试。

说实话,这面试,经验不算是十分愉快。

第一次面试的时候,就出现了我的未来上司 – 也就是我的面试官迟到的事件。其实迟到这件事也不算是一件什么太严重的事,但是如果在迟到以后连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都没有还一脸理所当然你理应明白的模样,那真的很容易让人感到厌恶了。嗯,对的,那时候坐在我前方的面试官,在出现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就成功让我对她的存在感到一丝丝的厌恶。

在她出现的第一秒开始,她省略了最基本的嘘寒问暖甚至是简单的招呼。她的视线向下,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提电脑荧幕,虽然口头上说了句:“嗯,你可以开始自我介绍了。“,但是那对我几近全然忽视的态度,让我连提起劲说话的动力都没了。毕竟,她那冷漠的态度让人不禁怀疑对方的社交能力是否出现缺陷,也让我觉得,这人,怪没礼貌,好难相处哦。

所谓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在那短短的三分钟内,我几乎认定了这人无法担任我的上司,而她的团队辞职率如此之高也并非毫无根源,毕竟最大的源头似乎还无法自我反省依旧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坐在我眼前呢。心里出现这样的念头连我都感到压抑,毕竟我也才见了对方三分钟的时候,就有如此深刻的意见。

所谓的第一印象,真的是太重要太举足轻重了。

而后来的面试过程,真的一丁点儿也都无法让我提起兴致。高高在上的姿态,几近审问问责的语气,充满距离感的身体语言,这一切一切的因素都让我觉得前面这人不可取。原本想说会不会是我对这人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偏见,以至于后来没法公正地判断和解读她的言行举止,但事实证明我是真的没有看错眼。因为我有另一位前同事也面试了这份工作,而她对这面试官的观感也和我一样。有了她的言辞,我更加笃定,嗯,如果她发来录取信,我绝对绝对不要接受这份工作。

谁知道,录取信来到的那一刻,我还是犹豫了。

其娘之。 u

终于开始了第一次暌违了三年的工作面试

标准

人生就是处处充满了惊喜,笔锋一转,谁也不知道人生道路在下一秒会带着你走到哪里。

话说辞职的念头在前上司正式离职以后越发萌发,总是觉得或许这就是时候了吧,让我离开前上司的羽翼,让我离开这呆了将近三年的舒适圈,让我启程去追寻事业生涯里的另一处高峰。这样的念头倍加强烈,于是我也在大家的鼓励之下终于开始投出了履历表,去寻找另一份能够让我继续增进实力的工作。

或许是我还不够积极,也或许是我实力真的不足的关系,最后也只是凑数般地面试了两三间公司。虽然结果不尽人意,但暌违了三年的面试经历,还是真是让我再一次地打开眼界啊。

就第一次的面试经验而言,根本就是一场因为毫无事先认真准备而闹出的大笑话。在这公司辛苦工作攀升到了副经理的位置,就误以为在下一份工作的面试就无需带上太多的文件。结果这莫名其妙不知哪里来的认知差点就让我在第一天出丑,差点就两手空空地踏入了面试地点,让人笑话。不过庆幸的是,我一直以来都有保持着检查个人邮件信箱的习惯,才赫然发现原来对方已经透过邮件列明所有需要携带的文件,那长长的列表瞬间让我脸色白了一号,心想这需要准备的文件也太多了吧…… 经过了一番波折,总算照着要求一一准备好了,就前去面试了。

结果呢,在两轮面试以后,得到了以下这样的答复:

真的很不好意思,虽然你的硬实力和性格在各个方面都符合了我们的要求,但是总觉得我们这职位应该无法符合你的要求,你的硬实力其实远超于这职位所需要的程度,恐怕待下一段日子以后,你应该就会觉得这工作没有太多挑战性而开始觉得无趣了吧。所以经过几番考虑之后,我们只能很遗憾地推辞你的工作申请,希望我们以后如果有更适合你的工作岗位时,能够再联络。

嗯。说得好长好长好好听,也不知道可信度有多少,安慰的成分大于实况分析,给人的感觉就是,听听就好不要太认真太在意。但是最低限度,这间公司的人事部负责人还算待人真诚,起码对方愿意透过电话花了至少五分钟念了五分钟的官方文稿,让我稍稍得到一丁点的安慰。

好吧,这样的经历,总得来说,算是为了接下来的面试起了暖身的作用吧。

还是失联了吗

标准

不得不说,今年的生日过得的确让人感到一丝丝的空虚。倒不是因为我异常看待这和别些日子毫无太大分别的节日,而是透过这一天发现,原来以往还算偶有联络的朋友,都渐渐在这成长的过程后知后觉地渐行渐远了啊。这几乎变成了每一位九零后必经的烦恼之一吧,在成长的过程,渐渐发现一天二十四小时根本没法好好地在家人、朋友、伴侣、个人兴趣之间好好做个分配。每一处的看重似乎都意味着另一方的失衡,这样下去的结果总归只能是各方都不到岸啊。

这么想了一想,真心感到累啊。

仔细想想,和刚刚离开大学踏入公司的时候,大家都还火热着地碰面聚会。总是聊着在新环境所碰到的人事物:新的生活节奏,新的社交圈子,新的责任重担,新的人生阶段,那时候的话题总是让人感到一丝丝的兴奋与不安。而随着岁月流逝,我们也不再那样的懵懵懂懂,总算在磕磕绊绊之中适应了职场生活,融入了新的社交圈子,继续地忙碌地过日子了。或许是因为不像当初那样的不安,或许是因为工作真的取走了身上太多太多的精力,原本还热衷的聚会,次数也因此渐渐地减少了。还真是个无可厚非,避无可避的事啊。

这么想了一想,或许是该再约一约这些朋友们出来聚个会了。

 

职业生涯的过渡期

标准

八月份,度过了一段令人总是感到无所适从的时期。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我一直仰赖的直属上司终于选择了离岗辞职,而我终于必须试着更加地独当一面,独自一人地带领着三人小队,继续在公司里求生存。说实话,即使对于这样的变化早有预料,但是当所有的报告截至日期一天一天地逼近,那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总像是一望无尽的深渊,在醒来那一瞬直到睡前那一刻,无时无刻地把我埋没其中。但碍于职责的关系,这样的心情是再也无法直接坦荡地向公司里最常相处的同事们分享了。毕竟,我们彼此的关系已经渐渐地从同辈进展成了上司和下属,谁也不想失去了一位领导之后,还得背负另一个人的负面情绪。因此,也只能咬着牙微笑,绷着神经去面对一道又一道的坎。还好,坚强扮演得久了也能成为日常的一部分,演着伴着,自己都信以为真了,连周围的人们也一并毫无怀疑着,这样的人事变动对我的影响似乎没有大家预设中来得严重。

不得不说,身边的同事都那段时期给予了莫大的支持。当手头上负责的报告超过了我所能负荷的承载量,反而是后辈们一位接着一位地伸出援手,在能力范围内帮忙把一些琐碎的事物都包办了。同辈相熟的同事看着我连吃午饭的时间都紧凑得让人发指,也总是会问说需不需要帮我带个盒饭。而上层更是无条件在此刻帮着推脱了许许多多新的企划,好让我能以比较舒适的节奏去适应这样的转变期。没有这些同事们的支持,所以这个月份,会比当初设想地来得更加漫长。

真心感谢在这段期间,大家所给予的鼓励和支持。

上司也终于离职而去了

标准

虽然心中早有预感,但是亲耳听见你终于决定要离开这里,心中难免还是百感交集。离别从来都不容易,更何况是和三年以来我最敬重的恩师道别,谈何容易。

回头一看,这三年以来看似漫长,其实一眨眼却已来到了分别之际。从最初踏入这行业时的懵懵懂懂,到如今站在这样的职位,绝大部分功力全归于你 – 能够在第一份工作遇见如此愿意循循善诱的上司,让我在不仅仅是公事上,甚至连待人处事的方式都得到快速的成长。看着如今的我,不得不说,这期间的进步还真是出乎预料地大啊。

你离开以后的日子绝对会困难重重,顶替你的位置期间,在发现你风光的背后需要付出的努力绝对是常人想象不到的。以前我当然也从不觉得你的工作岗位多轻松,只是也只有亲身体验了之后,才能对你那种有异于常人的坚毅和努力有了更深刻的认知和体会。

写到这里,其实也不知道该些什么才好。因为这三年期间所经历的美好,真的无从用三言两语就能够完整地写好。

总归一句,谢谢了老板,希望你在新的公司能过得更好!

那折断的线

标准

像是某个保险栓,忽然之间,发出“砰”的一声,折断

那是某种自我保护机制启动的声响,警示着灵魂和意志随时崩塌的可能

或许事情的发展根本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糟糕

但是理智的无能为力,只能让情绪幻化成一望无尽的流砂

你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只能缓缓向下沉陷,沦陷,深陷

直到黑暗充斥着双眼,耳边的寂静和沉默也开始震耳欲聋

直到全身上下都被一种阴郁深沉而凝重的气息紧紧地包围

阻挡着所有阳光的渗透

隔绝着所有人们的问候

在那流砂里头,暗黑气息之中,连放空都变得太奢侈

一旦放空了脑袋里的所有,仿佛像是撬开了细微但纵横交错的细缝

任由周遭那黑色的气息急促而激烈地浸入

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胞,都染成一样的颜色,一样深沉而阴郁的颜色

像是成为了它的分身,连想法都同化成了绝望的笑声,咯咯,咯,咯

 

 

到底还有没有逃离这里的可能

 

 

从日本之旅积累的怨与累

标准

非得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让自己诚实地面对来自内心深处的负面情绪。不再掩饰不再微笑不再企图讨好,想用文字嘶喊用笔锋把对方撕裂用笔尖将对方刺穿用笔杆把对反狠狠地棒打一顿,都随我喜欢。毕竟,如果你不在意我的快乐或不满,我总得对自己的情绪负责,不是吗?所以,我决定在这私人(也公开)的空间随心所欲毫无保留的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了。

那就,开始吧。

从日本回来也将近一个星期了。收拾好行李,整理好照片,清理好衣物,也重新回到以往的日常。但是心情却无法像去旅游前那么明朗。

“哈哈,这是旅游后遗症的症状吗?别太想念你的日本之旅了,快回到现实吧!”

每当我听到身边的人说的时候,心情都会从郁闷进阶变成暴躁。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想提起对方的领子在对方的耳朵呐喊,老子什么时候说过我很想念拿趟日本之旅了?旅伴的Insta照片看起来轻松愉快不代表我也一样,好吗?当别人的快乐都是建立在你的郁闷之上时,请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不让这趟旅程所有的不愉快,都玷污了我所感受到那些仅剩的愉快?

我鲜少用抱怨或不满的语气去写任何一篇部落格文,总觉得这小小的私人空间将会伴随着我走过很长的一段岁月,希望在回顾以前的文章时,笔触是温暖的而内容是温馨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我值得再三回味的过往和回忆。但这一次我没办法那样的积极开朗,开着部落格文档,看着空白的页面,来来回回删了又写那几行强行逼着自己正面思考却越写越空洞的句子,我决定了,就这样吧,即使以后被她们发现也无所谓吧,即使以后回头读这一篇文章觉得自己器量小而不大度也无所谓吧。

因为这些话,在那趟旅程,实在被压抑得太深太深了。

拍照。一直拍照。不断地拍照。无止境地拍照。无视旁人地拍照。不管我在一旁等了有多久不管你在那系列照片里边分别有多少姿势有多相像,你还是上瘾般沉浸在拍照的喜悦里头。为了往后留作纪念?你确定回国之后你会认认真真地透过拍照回忆这段旅程的点点滴滴?当你回忆起这段旅程的时候,除了每一个有你自拍的场景,你还记得些什么?你记得当下的感受吗?你看见那地点的风土人情吗?你了解那地方的历史背景吗?你想起我们那时候的谈话吗?不对,你记得在那景点有关于我的点点滴滴吗?你记得,你其实是和一群人,而不是一个人,在旅游吗?我对拍照这件事没有太大的意见,比起你们只用了智慧手机拍照,我甚至还带了相机去摄影。结果呢?你对拍照的疯狂和执着却让我对摄影这件事感到深深的厌恶:为什么你可以为了拍出让自己满意的照片而浪费大家的时间?无关紧要的人在一旁消耗着耐心在等候也就算了,一开始善意帮你拍了几张照片 – 后来被你默默地紧抓不放 – 仿佛被聘请成为了私人摄影师 – 从此大部分的景点都难逃你的魔掌 – 每到任何景点名字都被你提起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的名字像是被诅咒了一般 – 照片成果不和你口味的时候还必须回到原点调正姿势再对你拍多几张直到你首肯满意。你不觉得。这样的行为举止。即使没有恶意。依旧十分令人感到。厌烦吗。

十分地厌烦。企图站在你角度体谅你却体谅无能的厌烦。不是嘴上说说朋友间打闹开玩笑的厌烦。是那种打从心底觉得觉得在这样下去不如我们各自分开旅行还来得开心的那种厌烦。

更让人气愤的是,我已经在白天游逛景点的时候很努力很努力地调适着自己的心情,努力不让烦躁的情绪显示在我的面容之上以免影响大家旅游的兴致。结果呢,晚上回到酒店大家再一次聚在一起的时候,大家又低着头看着电话荧幕,认真筛选照片,那认真专注到不言不语的态度,让我的怒火瞬间冲到最高值又熄灭了。那刹那,我是真的对着日本之旅放弃了。来到了旅游最后第三天,我虽然无可奈何但也终于彻彻底底地对着日本之旅死心了。心想,我那么认真努力策划的旅游,就是为了见证这样的场面吗?

我这是他妈的大白痴啊。

那个晚上,我一个人喝着大家异口同声说味道很奇怪的酒,就这样在那沉默的氛围内一个人默默地喝完了大部分的酒和吃完了大部分的零食。一个人在那里默默地看着她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头,一个人在那里怀疑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要如此折磨自己。一个人心想为什么大家都能够对我的无所事事和沉默寡言视若无睹,一个人心想明明旅伴有三位怎么感觉那么孤单寂寞。

我这真是,他妈的大白痴啊。

只有拍照惹恼了我?怎么可能一件事就让我恼怒到这种地步呢?

这件事倒是我个人的失算,我完全不知道原来日本对众多女生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只因为药妆店里琳琅满目的化妆品。我完全能够理解每个人在旅游的时候都有想要入手的旅游纪念品和战利品,毕竟很多商品的价格在原产地更诱人也更值得,不买实在是对不起自己。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在购物之前,稍微体谅我这位男生的立场?我并非不愿意在一旁耐心等待,但是你们事先也完全没有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以至于往后每每经过任何一间药妆店的时候,我都会提心吊胆地想着,该不会又要进去看看然后又把我晾在一旁至少四十分钟以上吧?看着你们在药妆店里如此的享受,我试图融入,却总是以失败收场。从一开始的耐心等候,到后来她们的变本加厉,明白她们对我这存在开始越不闻不问,我内心的烦躁也随着踏入药妆店的次数一路飙升。我不是不能明白你们对化妆品的喜爱,我只是单纯不解你们怎么可能就这样理所当然心安理得在里头逛了那么长的时间,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担心我在一旁会等得烦闷枯燥。

从早到晚,从拍照到逛药妆店,除了等,还是等。不断地等,一直在等。我平时还自认是个挺有耐心的人,直到这趟旅行我才知道我错了,我已经不想再等不想再迁就了。

看着一个人想拍照另一个人想逃开的画面。看着一个人想自己细细看产品另一个人不断在打断她兴致的画面。看着一个人拉着另一个人想一起脱离另一个人的画面。看着我一个人看着她们三个人把自己默默落单的画面。看着自己一个人总是回头望着那三位女生走在后方的画面。看着自己一个人总是人群中自己一个人的画面。

也许是我太敏感,或许是我器量太小,抑或我从一开始就不算是个几个的旅伴。

如果下一次的旅游还得经历一样的事,请放过自己吧别再做个傻逼演独角戏了。

真的,我受够了,你知道吗?

后文:我和她们在旅游后当然还是朋友,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旅伴和朋友本来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更何况也没人说过非得是朋友才能成为志同道合的旅伴。让我恼怒气闷的,是朋友们在旅游时对待我的态度,但回到日常生活的轨道上,大家依旧是那群能在餐桌上吃吃喝喝聊天说地的朋友。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没办法和她们直接坦白地聊这话题吧,旅伴和朋友的界限太细微也太清楚,在对这界限没有清楚认知的情况下开门见山地聊开着话题,肯定会闹出更多小风波吧。那就免了吧。

对号入座的,读完了,觉得可以和我坦然聊开的,欢迎前来。但是这件事发生的几率微乎其微吧,试问谁对我的心情变化是如此的上心,会前来这偏僻的天地透过文字去探索我的思绪呢。

事不关己的,读完了,请放心,写完了,我心情好多了。文字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强而有效的宣泄管道,写完了,我会答应自己不再让这件事继续影响我的心情的。

嗯。

恭喜你,终于离开了这里

标准

『终于如尝所愿地离开了这里啊。』

如果说我对这件公司有什么不满,我想,那就是为什么你在职场上所获得的成长和你所付出的努力不成正比,而公司或高层对这件事也抱持着漠不关心不闻不问的心态。虽然我没法说这全然是你直属上司的过错,但是不管怎么说,她还是背负了你这里离去最大的责任吧。

还好,大家都还年轻,都还有选择的余地。于是你选择离开了这里,把难能可贵的机会抓紧。

我想,那是上天看见你这段日子以来的努力。如果不是那尽责的性格,客户又怎么会看见你身上还有持续进步的可能。与其说是碰上好时运,这次的离去,更像是你过去的辛苦耕耘终于迎来了开花结果啊。

相信我并不是唯一拥有如此想法的人吧。

每一个人的离去都会引来各种的情绪:失落和伤感,抑或不舍和留恋。但是对你的离去,我相信大家是感到开心兴奋更胜于难过不舍吧,毕竟啊,你终于能够前往更好的工作环境,让更适合的上司指导你,让自己的才能更有效地发展下去。

(虽然我对你新公司的立场还是不甚喜欢,哈!)

长话短说,谢谢你这段日子以来包容我的直接与霸道,也谢谢你在了解如此性格的我之后还愿意继续一起做朋友。能和这样的我相处其实一点也不容易,这段时间一直听着我单刀直入一针见血的对话,真是辛苦你了,哈哈!

在新的公司里,加油吧!fbt

上司,我们聊一聊,好吗?

标准

最近因为同事们都接一连三地辞职,反而彼此的关系变得更为熟络。像是放下了某种隐形的隔阂或顾虑,讨论的话题突然变得更为深入,也因此更能看见大家在家常闲话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各自的岗位所遇见的难题,各个上司在面对下属频临崩溃边缘所采取的态度,面对客户基金无理取闹的要求时团队所采取的行动,同事提交辞职信时高层们的反应。

总结一句,大概就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

每一个独立的团队都有自己各自的处事风格,无论哪种,我想最重要的,依然是上司下属之间坦荡而开明的沟通。唯有透过这样的沟通方式,双方才能清楚知道如何才能提高彼此的契合度,从而减低彼此各自背后怨声载道的可能性。

只可惜,要遇见一个能让你荡然相对的上司,实属不易。

也因此大家都习沉默地忍耐,把各种负面情绪都往心里藏了又藏,直到内心无法再负荷频临爆发边缘,最后一根稻草无声无息地降落在心头时,大家因此而放弃了。

放弃了任何可以沟通的可能了。

有时候我在想,这样的现象,责任究竟在谁的身上?

先不论那些是因为遇见更好的机遇才决定转身离开的同事们,其他那些觉得自己是迫于无奈的同事们呢?有尝试在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之前,尝试和上司沟通过吗?

如果没有,为什么如此武断地认为上司会掩耳不听,充耳不闻,对你的意见完全无视呢?

大家在分享各自的故事时,常常说道一句 “他们总是问说为什么有问题有意见不早点说,拜托我们每天一起共事,难道我的不开心对方都感受不到吗?”

拜托,对方是你上司又不是你的伴侣。连最亲密的家人都有不了解自己的时候,更何况对方不过就是你的上司而已。虽然会如此期待对方的理解很理所当然,但是如果事与愿违,也不应该就此放弃任何沟通的机会吧?

当然,没有人能够完全另一个人的处境,当然也明白不是每一个话题都能如此简单直接地开口便能侃侃而谈。尤其是上司下属这层关系又是如此地敏感。如果平时的相处无法感受到一丝的安全感和信任感,又该如何婉转而不太隐喻地告诉对方,其实我对你或对这份工作开始感到不满而厌倦了呢?

我想,这是每一位下属的必修课之一吧。

紧张刺激的客户演讲

标准

二月份,发生太多值得让我细细回忆的事情了。

【再一次在麦当劳客户面前完成长达一小时的简报】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在他们面前做简报了,三、四十人的观众群所带来的压力也渐渐在无形中消失了。但随着工作量开始慢慢与日俱增的关系,这也意味着我开始不再像以前那样有着足够的时间去反复练习,所以这更考验我做简报的基本功了 – 英语回话能力和临场应变能力。说实话,英语会话能力一直都是我最大的弱点之一,无论脑筋再怎么好使,碰上这个国际语言,脑袋运转的速度硬是会慢下一截,有时候甚至还找不到恰当的词汇去完整诉说我的论点。以我目前的英语会话能力,虽然还勉强应付国内较为小型的演讲平台,但是那也就仅限于此了。如果要往更大更国际化的方向前去,我想,势必要采取更激烈的方式去鞭策自己,磨练自己的英语会话能力了。

这一次的演讲能让我如此印象深刻,是因为我必须向客户呈现一个全新的演算方式。这套全新的演算方式是公司专门针对客户满意度研究而研发出来的,原理虽然简单,但其实也让我花费了长达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去消化和明白。毕竟在大马市场,我大概是第一位应用这套演算模式的员工吧,以至于其他的同事上司们都没有办法在这了解的过程里给予我太多的帮助,得靠自己去摸索。

虽说如此,还是很感谢我的直属上司在演讲之前给予的意见,让我能用更直接简洁的方式去呈现这套演算模式,否则我想我大概会在往学术理论那里钻牛角尖到天昏地暗吧。真心感谢她们的帮忙,客户才能够消除顾虑地接受这新的演算方式,所以能有惊无险地度过第四季度的简报。

果然啊,学无止境,只要愿意虚心受教,上司永远有值得你去学习的地方。

【以为那一天的工作量在麦当劳的演讲完毕后就差不多够了,结果是我想太多了】

结果那一天的下午四点,上司还必须出席另一个客户会议。这一次会面的客户是来自中国的微信团队,原本打算让我在上一场的客户演讲会就让我回公司休息,但是因为担心有些话题可能需要用华语沟通,所以也就带着我一起出席了。

说实话,内心是有点期待的。毕竟啊,虽然我对英语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华语始终是我的挚爱。如果能够用华语在客户面前演讲一次,想当然尔这其中的满足感一定是言语无法轻易形容啊。

结果,愿望还真的实现了呢,突然得让人措手不及啊。其中一位洋人高层在英语演讲的时候,虽然客户们都听得明白,但显得有点兴致缺缺。于是另一位上司就当场觉得换个语言演讲,由于我的直属上司的华语并没有十分流利,所以定量研究方面的演讲部分,就突然交给我负责了。虽然肩上的压力一瞬间陡然增大,但我知道一旦失去了这机会,说不定就没有下次了。

在大马这市场,要在我目前这公司用华语做演讲,机会可谓是凤毛麟角少只有少。

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尽管上场就是了。

说实话,虽然临时才上场加上实现安全没有做准备这件事让我感到有点意外,可以用自己擅长的语言去表达自己的观点,加上最信赖的上司在背后的支持,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做到的。当然当下压根儿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如果到了此时此刻还畏头畏尾的,以后还怎么成大事呢。于是乎,我第一次在上司前火力全开地说华文,独自和客户讨论讨论那么多细节,并且代表公司大言不惭地说了那么多自己的论点。当下的感受除了紧张刺激,其实更多的是满满的满足感,一种,嘿,看吧,我这些年学来的华文,一直不太被看重的华文,终于也被派上用场了,而且我确定在当下那种情况之下,站在台上演讲的人,非我不可。

对的,就是,非我不可。

不懂哪来的自信,但就是那一股几近自满的自信,让我顺利完成了那一场演讲。

或许对上司们来说,不过就是工作生涯里其中一个客户演讲,但是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刻,我能够代表公司对着客户侃侃而谈。

回家吃饭

标准

还记得在毕业之后很快地就找到了一份工作。那时候身为社会新鲜人的我,对于上班这件事抱持着高度的期待,总想要在事业上迅速地交出亮眼的成绩。过了短短两个星期的新人特训后,我就马上投入在一项又一项的企划案里头,从早上八点不到一直办公到晚上十二点甚至更夜,也不喊倦。

刚开始上班的那几个月,家中两老总会惦念着我是否会回家吃晚餐。我总是在电话里头用三言两语地说,嗯,不需要煮我的晚餐了,今天也是一样要加班,对啊,客户给的时间很少但是工作量很多,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啊,嗯,不说了,记得别煮我的晚餐啊,我先挂了啊。说完了,挂了电话,马上又投入在工作里头。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张餐桌上少了个伴的心情,更没想过两老看着碗碟里的饭菜从热腾渐渐变得冰冷的心情。那时候还不懂得珍惜的我,只是知道每当夜晚回家后踏入厨房,看见那一碟的饭菜,心中有时候不免抱怨,不是说好了不要煮我那份吗,十二点回到家都已经那么晚了,怎么吃得下啊。

一开始的时候还会勉强吃个两口,后来日子久了,真的也不想这样继续勉强自己了,索性就不吃了。然后隔天一早就出门了,两老甚至问我一句为什么没吃晚饭的机会,都没有了。渐渐的,像是达成一个共识似的,他们再也不煮我的晚饭了。

日子继续一天一天地过,我也后知后觉地不曾发现过两老的失落。我甚至还骄傲地认为,这样在职场上努力上进的孙子,应该能让他们为我感到自豪吧。但是啊,我错了啊。

我一直都错了啊,错得很离谱啊。

还记得去年某天,因为提早完成了一项企划,所以我难得地在日落以前回到了家。那时候的心情还挺兴奋的,因为真的好久好久没有看着夕阳的光辉,在日落以前踏进家门了。踏入家门的时候,心里想着待会儿的晚餐会有些什么呢,想着想着嘴都馋了。但是进到厨房后才发现,家人们都吃完了晚餐,而两老也如先前那般,没有留下我的饭菜。对啊,我都忘了提前说一声,我有回家吃饭呢,两老又怎么可能知道我今天会早回家,突然在今天多煮了一些饭菜呢。

说不失落,都是骗人的。还来不及收拾心情对他们没关系,两老就兴奋地你一言我一语,诶,你怎么回来不早说,饭菜都没了,怎么办才好呢。你先去冲个凉啊,我现在就煮一些菜啊,你慢慢冲,冲完了就有饭吃了。

我听着他们兴奋的语气,原本想说的“没关系,别麻烦了,我出门吃好了”,就这样哽在嘴里说不出来了。我还记得那时候,我放下公事包,傻傻地站在门旁,看着两老在厨房忙碌的身影,闻着饭锅里渐渐冒出熟悉的香气,不知道为什么的,心里觉得幸福得发酸了。

你都多久没回来吃饭啦,来来来,快吃,这是你喜欢的猪肉碎蒸蛋啊。这不是你最爱吃的吗,怎么饭量变得那么小了,再吃多一点啊。哎哟看看你自己,脸颊都瘦下去了,都说了要回家吃饭啊,外面的菜那么多味精,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啊。还有啊,怎么你的电话一直在响啊,现在的人上班都忙成你这样的吗,平时都不回家吃饭的吗?

明明早已吃饱了晚饭,两老还是坐在饭桌上,看着我一口一口地把煮得太多的饭菜吃完了。仅仅是坐在一旁,看见他们开心的模样,我才突然发现,原来啊,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地坐在餐桌上,听他们说着生活上的琐碎事了。像是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起吃晚餐似的,他们说得很急很快,故事很多很琐碎,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儿,但是他们说得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我甚至到了那时候才发现,他们笑的时候,脸上的皱纹又变多了。我听着看着,甚至有了些流泪的冲动。

这段全身投入在工作的期间,这两年,究竟让他们在这空荡荡的饭桌上,引颈长盼了多少次,又失望了多少了次。而我还自以为他们早就已经习惯,而现在才发现,餐桌上少了一个家人这件事,又怎么可能会习惯。

两老怎么可能习惯,煮了孙子的饭,却等不到他回家吃饭?

对于那一餐的印象真的太深刻,写着写着,才发现写了上千个字,都不足以阐述物品我那瞬间的感动。

对我来说,最 wonderful 的moment,是去年某天,我提早下班回家,看到了阿公阿嫲脸上久违的笑容,听着他们的唠唠叨叨,吃着阿公啊嫲亲手煮的晚餐。

没有什么比一家人一起坐在餐桌上,笑着说各自的家常,笑着一起吃晚餐这件事更重要,更 wonderful了。

 

 

 

 

二零壹七啊

标准

比起往年,想在十二月份最后一天书写一篇回顾文的冲动明显少了很多很多。对着电脑荧幕文件档的空白处发呆,即使苦苦思索,脑袋依然一片空白。质问自己难道在过去的一整年都没有任何一件事值得自己好好的纪念吗?或许是吧。毕竟自己在这段时间里是多么地消极和不思上进。

我想,若非得用一个词去总结我的二零壹七年,大概非 ”停滞” 这次词汇莫属了。

所有的成长啊努力啊目标啊仿佛都停滞在去年的日子,今年过得非但浑浑噩噩,而且还过度自我放纵:三次的国外旅行、无数次的外出、看了数十部的电影、换了一部新手机等等。巨额的花费却没有相对值得庆祝的成就。这不是自甘堕落还能是什么。

停滞。

不管是在心智上能力上还是财务上,我都完全没有任何太显著的进步。心智上没有变得更成熟,思想依旧是个拒绝长大的孩子,奢望能够就这样得过且过地过日子。能力上依旧在原地踏步,没有负责更多的公司项目,而手头上的工作内依然是大同小异。已掌握的技术没法更进一步,该掌握的技能却又没有动力主动去学习,所以才会最后的日子里落得如此田地。

所以我究竟是怎么了。

说不上为什么,后知后觉地,就这么被时间的齿轮默默地牵着走。在周而复始的制式生活之中,变成都市生活中的众多傀儡之一。我仿佛在阳光的照耀下看见世俗的钢线在闪烁着光芒,却又提不起劲去砍断这一切无谓的预先安排。于是我和别人迈着一样的步伐,却不曾在乎终点的方向。

这堕落的速度,随着年纪的增长,伴随着怠惰的诱惑,在渐渐加速。

我在想,什么时候,灵魂才会抵抗不了这下坠的速度,因自身的重量在摔向现实地面的刹那,粉身成了零散雪白的碎骨。在那一刻,头颅那对深陷的眼窝会不会流出忏悔的泪水,去悔过灵魂再世的时候,为什么不曾向怠惰奋力抵抗过。

否则的话,为什么会让自己在迈向二十五岁的时候,依然庸碌无为而一事无成?

 

难得惬意的生活节奏

标准

自从出院以后,刚巧手头上的研究项目也渐渐步入尾声,在工作量骤减的情况之下,不知不觉的,脚步也渐渐放缓了。不再清晨六点三十分就到达公司楼层,不再为了工作和上司两人埋头苦干到深夜十点,不再每天只睡觉五个小时四十三分就得马上起床,不再每天睁开眼闭上眼想的念的都是手头上的活儿。原本的生活节奏从我个人角度而言其实并不算差,虽然上班时间比起一般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得更加漫长,但我由衷地觉得这份工作除了薪资以外,其工作内容和性质还蛮符合我的理念和特长。但不管再怎么享受这份工作所带来的愉悦,我终究只是个凡夫俗子,充足的休息还是必要的。尤其是年纪渐长,我也再也不是当初那精力旺盛的少年了,熬夜和睡眠不足对身体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巨大,再也不能熬夜一个晚上再补眠一个晚上就能在第二天满血复活一如既往地上班了。事已至此,真的不得不承认或许自己也开始出现了些初老症啊。

比起别组在十一月份突然迎来工作高峰期,我的十一月份相较之下就过得比较轻松惬意。一开始还觉得挺不习惯的,像是生活突然失去了一个赖以为生的中心,多了富裕的时间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看着同事低头埋头苦干的样子,心中难免会觉得惭愧。但是身体的健康状况在之前早已敲响了警钟,心想那不如就趁这个时间好好彻底地休息一番,充电以后再继续奋战。

于是乎,我渐渐开始享受每天能睡足八个小时,然后在第二天精神气爽地起床迎接新的一天。于是乎,我开始不再匆匆泡个即饮麦片充当早餐,反而或花点时间准备果汁、五谷麦片、面条等营养较为丰富的餐点。于是乎,我开始不再一大清早就急着检查电邮信箱,学会忍耐到公司后才着手一封一封地回覆电邮。于是乎,我开始更加从容地安排自己上健身房的时间,去参加更多的运动课程去尽情享受大汗淋淋的清爽感。于是乎,我开始每两个星期就能获取一张免费的戏票,渐渐染上了看电影随着剧情高潮迭起让自己的心情也一并起起伏伏的乐趣。

这样的十一月份,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但是啊,总觉得这样的人生总该今早告一段落的。在享受同时,心中一直被某种异样的情绪干扰着 – 总在轻松闲暇之余,还感到一丝丝的精神上的紧绷。总觉得自己是在固步自封不求上进,而别人总在无时无刻地逆水行舟一如不见就突飞猛进地进步神速。我想我这一辈子都甭想摆脱这让我有点心甘情愿却又想苦苦挣扎地烦恼了。

不管了,今年都过了九十二巴仙了,就让自己继续以这样自在的脚步把剩余的时间好好过完吧。且让自己学会放松一点去享受生活吧!

人生第二次入院記

标准

十月份充滿太多值得好好紀念的事情

在生日隔天自己獨自一人入了院

明明咳嗽了兩個月左思右想都該是肺部出了問題

誰知在專科醫生的檢查之下才知道是患上鼻竇炎

而且病情還嚴重到需要入院觀察做手術

這還真是上天給予我二十四歲最特別的禮物啊

畢竟鼻竇炎不同於其他疾病

並不會讓你四肢發軟暈頭撞向上吐下瀉等等的

如果不是因為覺得咳嗽兩個月太不尋常

因為堅持要到醫院去見專科好好檢查一番

我也不會知道原來我患上鼻竇炎長達兩三個之久

欸寫得稍微有點離題

我的重點是由於我其實沒有感到十分不適

所以決定不打擾任何人自己獨自進院去了

其實這件事根本無關堅強獨立還是孤獨吧

畢竟從一開始我就不覺得我會做什麼大手術

因為也不需要特意地堅強面對

至於獨立就更甭說了

只是收拾好行李搭計程車出發到醫院報到

這件事到底需要多獨立才能獨自一人完成啊

所以啊別開玩笑了
入院的經驗還算特別吧

第一次獨自完成入院出院的所有大小手續

第一次那麼精神抖擻可是卻必須入院觀察

第一次入院困在病房裡頭長達一星期之久

第一次那麼多姊妹朋友同事特意前來探病

第一次自己決定自己是否有必要去做手術

第一次靜躺在病床上被推送到手術室裡頭

第一次在手術房裏感受安眠藥的催眠效力

總的來說算是個挺特別的經驗吧

畢竟是在挺清醒的狀態下入院

所以能夠客觀地記錄入院之後遇上的種種事物

明白了在醫院裡頭各個部門的工作內容

也明白了醫療保險的各種條規

相信這些經驗再往後的日子都會有所幫助吧
有一件不得不提的事

那便是在我主治醫生櫃檯竟然碰見我的高中同學

這無疑大大降低了我獨自一人入院的緊張感

出院後也在我康復期間提醒我許多該注意的細節

其實我真心打從心底感謝她即使略有怨言

但是依舊按耐著脾氣向我解釋許多事情

對於一個長時間在高壓環境上班的那位同學來說

其實挺不容易吧

感謝那位中學朋友這段期間對我問題的耐心解釋

讓我對自己的病情有更深一步的了解
當然住院期間我是真的很感謝朋友們的一番心意

特意在下班後抽空塞車過來探病

還不忘帶上各種手信

結果水果餅乾快速面零食各種食物都塞滿了櫃子

甚至到了出院那天都沒辦法吃完呢

他們的到來讓冰冷的病房瞬間充滿了生氣

能有個伴陪著聊天時間也不至於太難消磨

不管是噓寒問暖還是聊天打屁哈啦講廢話

有熟人相伴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真心感謝他們的前來

讓我住院的回憶除了純白的牆壁和青色的病服外

還多了些名叫友情的色彩
當然另一個不得不提的人便是我的上司

在同事辭職以後這團隊就只剩下我倆相依為命了

雖然工作量勉強還能應付

但是精神上而言我們多少都感到些緊繃和壓力

在我進院之後擔子自然就全落在上司的肩上了

進院了一個星期出院後又在家休養了一個星期

却偏偏碰上了好几份报告的呈交截止日期

撐著手術後病秧秧的身子也只能幫上些許的忙

老板孤身一人却必须分身兼顾几份报告的进度

据说上司甚至一天内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才有办法赶上进度

从旁人听到这些小事的时候

我内心全然只有满满的感恩感谢和感动

毕竟这样善解人意的老板真的是凤毛麟角了

特意把我从电邮沟通里移除

就是为了让我能够心无旁骛地好好在家休息

真心觉得能够在人生第一份正职遇见这样的上司

是我在职场上最幸运的事了
关于我这人生第二次入院的感想就写到这里吧

再写下去我都嫌自己婆婆妈妈罗里罗嗦了

嗯 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