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20

公平的条件

标准

就这样因为疫情的关系,上半年似乎就这样因为行动管制令的关系,在家里不知不觉过了几近两个月的光阴。这是全国人民从未经历过的一场疫情,不管是你是我,这段艰难的时期终终会成为这一代人民难以忘怀的一段记忆。每一个人都在生活各个层面受到了程度各异的影响,从出门购买日常用品到是否还能抱有目前的生计,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侥幸脱离其害。或许就这个层面来说,病毒对待世人的态度公平一致,患病这件事无论出身背景,每个人都存在着不低的患病几率。

但这世界从来就不怎么公平,至少并不存在着完美的公平。

不管是医疗设施的分布,还是因为贫富悬殊生活习惯而造成体抗力上的分别,每个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往往来自于经济能力的高低,而这差距终究让每个人之间在面对危机时拥有着高低不等的对抗能力。最直观的分别就是,谁能在失业之后能够不愁饱饭三餐地度过好几个月?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这样的经济实力去面对毫无经济来源的生活,有些人一旦手停变口停,任何一天不开工都能够深深地影响着他们的日常薪资来源。对比之下,另外一个人类社群,包括我的家庭在内,虽然不至于被称之为富贵人家,但至少在这段对抗疫情的时期,我们的烦恼确实比别人家少得很多很多,不需要过于担心会不会因为这场疫情而失去工作失去经济来源,也不需要生活在周围不排除感染源风险的住宅区以内。对于能过上这样尚算安逸的生活,我由衷地感到庆幸,但是也难免为自己不必付出太多便能靠着父母过着这般安逸的生活这件事,而些微地对其他生活处境较为幸苦的人们,感到一丝丝惭愧和不公。如我朋友所说,这样的情绪没有存在的必要,但,我想,我终究时没有办法彻底抹开这样的想法在我的脑袋中发芽。

我从中学时代就已经止不住地在思考,关于家庭背景深深影响着一个人往后的人生发展这件事。比如说,不否认即使环境条件并不出色的同学当然也可以同样拥有令人感到骄傲的成就,但是也不得不否认他们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也远远比起其他人来得更多:在别人家能够一口气狂撒钞票参加各种补习班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必须更加努力地挣钱去让孩子能够至少出席一些重点补习课堂;当有些同学坐在冷气开满的车子里在归家途中闭幕养神,他们则必须顶着艳阳当空徒步或骑着单车回家。每一个生活上的环节都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而出现的分别,都必须用更多的气力去努力地、很努力地、加倍努力地填补,否则这人生似乎还没开始就已经输在起跑点上。

我想人生不公平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事,但是如果纠结于为什么自己非得处在弱势的那方而不去努力挣扎脱离那样的处境,这人生大概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了。至少,努力让自己的人生在往后的日子和别人一样,处在条件相差不太远的位置之上。